噗噗糖Silenxweety

最近沉迷东方的偶像宅
姬佬,百合控,请各位小姐姐勾搭我,因为我害羞不敢勾搭各位小姐姐\(//m//)\
东方:痴迷八意永琳,萌帕秋莉,疼爱小恶魔,CPall永琳all主永远组&贤者组/勇帕露/秘封组/图书组/世界美咲剧场/寻宝组/青芳/etc持续产粮中,随着补档深入可能会不定时更新cp列表
偶像:单推BEJ48-郑一凡,BEJ48 TeamJ箱推,cp葛兰/兰杠/焦好/狗毛,杰尼斯担宫田俊哉,cp宫玉/横藤
其他:MLP稀有苹果(rarijack)原创小说更新可能,lolita&制服搭配更新可能
谢谢大家!♪(´ε` )

【宫玉ABO】But Only

·Kis-my-ft2同人,CP宫玉,微藤横,二千
·三大禁
·ABO设定但应该算是全年龄(?),现实向


自从玉森裕太去年突然性别觉醒成为Omega以后,身为Beta的宫田俊哉心里就一直很不安。

宫田的性别觉醒比玉森早了几年,但却意外的比同团年龄更小的二阶堂高嗣和千贺健永还要晚一些,只不过,和千贺跟二阶堂一样,宫田是普通的Beta。那时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玉森一下子沉了脸:“你居然是Beta?我还以为你是Omega呢。”

“我可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是Omega啊裕太君,”当时的宫田笑道,“嘛,当然我也没奢望过自己是Alpha就是了,成为Beta还是比较符合我对自己的预期的。”

听说宫田是Beta后其他成员都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有玉森阴着脸突然又像平时那样赖了一会儿后脸色才稍稍放晴。其实平时成员们对这几年如一日的戏码早已经熟视无睹了,但那天大概是因为宫田性别觉醒了吧,他们便一边用慈爱的眼神看着地上隆起的一团一遍讨论着玉森大概是Alpha吧毕竟是这么S的性格……

这么说来,Kismy全团中唯一一对确定了标记关系的Alpha和Omega就是藤谷太辅和横尾涉,但是因为官方一直推同为Alpha的藤谷和北山宏光为CP,而且承认自己是Omega会对男性艺人产生一些不太好的影响,所以横尾在外面都说自己是Beta,而在只有成员或者亲近的工作人员的时候,藤谷和横尾才能遵从本能黏在一起。

——不过,除了这一对名正言顺的,还有两个人的黏糊程度完全不输给他们,就是宫田和玉森。

然而,去年,玉森的性别觉醒发生了。

那天本来是个普通的休息日,正在家里看着动画的宫田突然接到了玉森的电话,电话里的玉森一边激烈地喘息着一边断断续续叫宫田赶紧到他家里来。宫田当时以为玉森遭遇了什么不测,便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玉森家。然而当宫田用备用钥匙打开玉森家的门时,他却看见玉森好好地站在那里,只是面色潮红,裸着上身,手里抱着一大团衣物似乎正打算放进洗衣机里,而空气里则飘荡着——一股让宫田这个Beta都能明白的气味。

还没等宫田开口,玉森便沉声说:“俊君,我刚才性别觉醒了……我是Omega。”


从那以后宫田和玉森似乎一下子从单纯的相方、竹马、亲友变成了更加疑似伴侣的关系。玉森发情期的时候从来都是找宫田,但是Beta没办法像Alpha那样让Omega完全冷静下来,所以玉森还是会用一定量的抑制剂,当然宫田是不会允许他用太多的。而之所以说是“疑似”,一个是因为宫田不是Alpha,没办法名正言顺的标记玉森;还有一个便是因为两个人其实从未说开过。

在两人性别觉醒前身为相方朝夕相处的漫长岁月里,宫田对玉森的痴迷与宠爱,玉森对宫田的傲娇与依赖,都让两人对对方的感情早就超越了友情的范畴。宫田清楚自己对玉森的感情已经变质为“爱情”,但他并不确定玉森对自己是否也是如此。况且正是因为两人之间这样只隔一层纱的暧昧距离,才让无论是宫田还是玉森,都没有,或者说不敢对对方提出“我们交往吧”的要求,或者“我们在交往么?”的疑问。

这就是宫田不安的症结所在。距离玉森性别觉醒已经将近一年了,虽然玉森不仅没有被哪个Alpha标记,甚至从没有和其他哪个Alpha走得近一点,还是像以前一样黏在宫田身边,哪怕发情期都是要去找他这个Beta,但宫田没有办法不担心会不会有一天玉森也会和其他Omega一样被Alpha标记,从此再也无法像现在这样一直待在他身边。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宫田就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刀刺穿了一样。可是,他无能为力。所谓的信息素,所谓的Alpha与Omega的本能,对于他一个Beta来说全部都是陌生而令人恐惧的事情,都是可能会让他失去玉森的事情。

于是有次舞祭组的活动过后,宫田和横尾一起去喝酒。酒过三巡,宫田本来没想聊那些过于私密和沉重的事情,却还是没能顶住心中的压力在酒醉后开始对横尾大吐苦水。横尾耐心听完后,皱着眉说道:“我和太辅正好是Alpha和Omega,我身边也没见过Beta和Omega结合,所以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究竟应该怎么办……但是,从我的视角来看,你当然是很喜欢玉森没错,可是玉森喜欢你的程度也不逊于你对他——所以你们为什么不说开了呢?”

“……我不敢。”宫田把手肘撑在桌面上抱住了头,“即使程度相当,我也怕裕太对我的感情和我根本不一样,如果说出来反而会让我们分开的话,那我还不如尽力维持现状。”

“所以,你就要这么一直拖下去?”横尾拍了拍宫田的肩,“Miya,对自己和tama多一点信心吧。无论怎样,做个决断,不管结果如何,说明白了就不要后悔——更何况,在我看来,你们有超过99%的可能性结果是柳暗花明。”


分别后,宫田走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横尾刚才说的话。是啊,如果一直这么拖下去,哪天裕太要是真的跟别的Alpha在一起的话我即使后悔也没用了,但是现在,哪怕被拒绝,我也还有时间和心理准备去迎接裕太真正喜欢的那个人啊——回到家时,宫田还有几分酒意没有消,所以在打开门的前一刻,宫田还在想着,今晚给裕太打个电话吧,趁着这酒意壮胆,把该说的话都说出来。

门开了,大片的光洒了进来,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玉森听见开门的声音便往这边看了过来:“你回来了。”

突然直面自己刚才一直想要表白的人,虽然这张脸每天都能见到很长时间,但是宫田也变得有些害羞起来:“嗯,我回来啦。”

“怎么回来得这么晚?二力在你们活动结束以后就传了简讯给我,这都过去几个小时了。”

“是这样,活动结束以后,我和涉去喝酒来着。裕太你吃了吗?怎么今天突然想过来我这边了?”

“吃过了,很无聊没什么事情可做,所以来找你。”玉森看着宫田走进来脱下外套挂起来,突然皱起了眉,“你怎么了?”

“……啊?”宫田的手顿了一下。

“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么?”看到宫田的反应,玉森的眉毛越发皱紧。

宫田听到了问题,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径直坐在了玉森旁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他说:“裕太,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玉森安静地和宫田对视了几秒,似乎是在窥探他想问什么,然而最终还是说道:“你问吧。”

“我是说……”宫田垂下了目光,双手绞了起来,声音也低下去,“那个,裕太,有喜欢的Alpha了么?”

问完以后,宫田觉得自己全身都变得虚脱无力,只有心脏高高悬挂着。然而几秒之后,他却听到玉森开口道:“如果,我说有呢?”

宫田猛然抬头,却看到玉森面无表情,十分平静。于是宫田忍住胸口尖锐的痛楚,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说:“那我会祝福你的。”

“……”玉森就这样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宫田也努力保持着自己的笑容。就在他觉得自己的表情快要崩坏的那一刻,玉森却突然闭上了双眼然后又睁开,眼睛里霎时多了几分冷意:“这样的话,那我先走了。”说着马上就站了起来,快步走过去拿大衣。

“诶?这就要走了么?”宫田也跟着他一起站起来喊道,但玉森却头也没回逃也似的出了门,留下宫田一个人错愕望着被玉森甩得震天响的大门。

——这是,说出来以后,就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呆了……?

宫田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盯着自己空空的双手,半晌才想起来他还没有问玉森喜欢的Alpha是谁。


第二天Kismy的乐屋里,所有人都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头。

玉森坐在房间西北角闷头翻他的时尚杂志,却散发出一种“谁都别TM过来”的气场;宫田则坐在房间东南角抱着本搞笑漫画看,但表情完全是愁云惨淡。

二阶堂高嗣曰过,玉森心情低落的时候,先要给他时尚杂志,如果时尚杂志也不管用,那就只能派宫田去安慰了。然而这个定律今天看上去似乎并不适用。本来无论何时都黏糊在一起的两个人突然在一个房间里做出老死不相往来的态势,这种在Kismy其他成员看来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一般概率的事情,居然在现实中发生了。于是二阶堂和千贺不打闹了,藤谷和横尾不腻歪了,北山终于觉得自己不那么寂寞了(?),整个乐屋都好像陷入了某种泥沼,让人无法呼吸。

碰巧这一天还是杂志拍摄的工作,早就熟悉Kismy的摄影师像往常一样叫宫玉两人合照,但宫田和玉森却一反常态,别别扭扭的样子虽然不至于影响工作质量,但也足够让工作人员都感到有些奇怪了。

工作结束后,玉森也是以极快的速度第一个离开了工作现场,宫田却慢悠悠在那里收拾着他的东西,知道一些内情的横尾实在是看不过,就走过去跟他说:“晚上我们再去喝个酒,谈谈?”面对横尾的邀约,宫田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苦笑着点了头。而在一旁本来等着和横尾一起回家的藤谷也默许了宫田和横尾突如其来的约会,自己便先离开了。


正好工作地点旁边就是一条著名的酒吧街,为了谈这些私密事不被文春记者窃听,横尾和宫田走到了街道最深处一家不起眼的酒吧里。点完酒后,还没等酒上来,横尾就问了出口:“你和tama,发生什么了?”

“还能是什么,我被拒绝了啊。”宫田苦笑着一点点啜饮杯中的酒,“我问裕太有没有喜欢的Alpha,裕太说如果我说有呢?我……”

“等等等等,”横尾做了个打住的动作,表情很不可思议,“你问这个干嘛?”

“当然是想知道裕太究竟喜欢谁啊”

“……不是啊miya,话不是这么说的,”横尾顿时感觉有点恨铁不成钢,“你,你平常不是挺直接了当的么,天天把喜欢tama挂在嘴边,怎么到了真正要表白的时候却突然这么绕弯子了呢??”

“是啊,”宫田有些委屈,“我平时一直在说喜欢喜欢的,tama虽然偶尔也会对我说喜欢,但是……我想知道他对我的感情究竟是怎样的啊。”

“是,我知道你很在意这件事,但是你不觉得你的表达方式让tama误会你了么?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突然有一天tama问你,你有没有喜欢的Beta,你会怎么想?”

“……!”宫田喝酒的动作一顿。

“你信不信,miya,”横尾这时又露出了笑容,“如果你很认真地跟tama直接表达你的不安,今天你们俩不会闹僵成这个样子。其实,你还是不敢嘛,你怕自己完全豁出去不会得到对方的回应,所以还不如先探探对方的口气,不是么?”

宫田看着自己手中空了一半的酒杯,无法反驳。他和玉森的距离太近了,近到,反而看不清对方的程度,但他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笑了一声说:“有的时候真羡慕横尾桑和gaya桑啊,正好是Alpha和Omega,在各种意义上都能互通心意。”

横尾听到这话也挠挠头笑了笑:“……我也觉得很幸运,能和太辅像这样在一起。但是miya,你和tama虽然要因为性别的问题而面对很多的挫折和挑战,但是我相信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最后一定不会有一个遗憾的结局——去吧miya,直截了当地和tama说清楚你的想法。”

“……嗯。”

宫田仰起头一口把最后剩下的半杯酒饮尽,还没有和横尾道别就向门外跑去。酒劲冲上大脑,宫田现在只希望能快点见到玉森,想要告诉他自己的感情,想要得到他发自内心明确的反应。

宫田在七扭八拐的酒吧街小巷中穿梭着,在这种地方,聚众打架、Alpha和Omega在醉后受本能驱使当众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是非常常见的,所以一心只想着快点找到玉森的宫田并没有特别注意身边的情况,然而,在即将经过某一群醉鬼时,宫田却突然莫名想要停下了脚步,并且往那群人中望了一眼。就这一眼,让他立刻怒不可遏冲了过去,大声喊着:“裕太——!”


那是几个散发着Beta也能略微感知到的Alpha信息素的醉汉,正簇拥着一个高挑英俊的Omega。那个Omega明显是非常清醒的,眼睛里全都是厌恶与不耐烦,在那些Alpha嬉皮笑脸地上下其手时,Omega一直在用各种抵抗想要摆脱这种纠缠,然而无奈对方人数太多,Omega的白衬衫已经被扯得皱皱巴巴了。

就在这时,突然旁边传来一声怒喊。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叫的是自己的名字,被一群流氓Alpha围堵着的玉森裕太一瞬间有点发怔。接着,一个力量把他从这群人的包围中扯出来,并让他投入到一个怀抱中。因为身高的差距,玉森略微弯腰后下颚正好搭在那个人的肩膀上,他吸了吸鼻子,什么味道都没有,救他的人只是个普通的Beta。

“……你不过就是个Beta,还敢来夺走我们的Omega,不要命了是么?”对面的Alpha狞笑着。

“什么你们的,这个人明明是我的!”抱着他的人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愤怒而微微发抖,“敢在我面前动他,你们才是不要命!”

“嘿呦,有意思,一个Beta居然找了个Omega,组合在一起也太凄惨了点吧,”对方却笑得更厉害了,“我说哥们儿,你要不就把这个Omega给我们吧,找个普通点的Beta就行啦,省的惹这么多麻烦不是?”

“什么叫给你们,他是个人不是个物件!不过不管你怎么征求他的意见,他想跟的人都会是我而不是你们!”

玉森闻言抬起了头,望向那个平时一直绽放着笑容此刻却为了他而面露凶色的人,轻轻对他说了一句:“我们跑吧,赶快回家。”

宫田听到玉森的话,惊讶了一瞬间就又对他笑得灿烂。于是他们便开始逃命,后面的流氓们当然也奋起直追,然而还没有跑几步,警车鸣笛的声音就渐渐逼近,所以最终宫田和玉森也没经历什么生死追击的事情,这几个Alpha就被警察押走了。

“太不注意安全了吧你们!”就在宫田和玉森因为突然起来的救援而二脸懵逼时,突然背后传来了熟悉的斥责声。宫田和玉森回头,看见横尾和藤谷两人正站在那里,横尾一脸像因担心孩子而生气的母亲一样的表情,藤谷却笑得有几分揶揄。

““对、对不起!””知道横尾说教威力的宫田和玉森赶快低头认错,不然他们今晚可能都得在这里面壁思过。

“尤其是tama!”横尾似乎气还没有消,“以后再一个人来这种危险的地方,我饶不了你!你不要忘了你现在可是Omega,万一发生点什么,不说对不起miya,更是对不起你自己和你的家人!”

“……对不起!”

“还有miya也是!以后给我负起责任来,再敢让tama一个人出去,我先收拾你!”

“……对不起!”

“真是,一个一个都不让人省心……”横尾脸色稍稍缓和,手指捏了捏从刚才开始一直紧皱的眉间,“再闹别扭也不能牵扯到安全问题啊,要不是今天我和miya也来了这个地方,tama你万一出了点什么事我们该怎么办啊……”

“……”说到闹别扭,玉森的表情顿时有点不太好,立刻察觉到的宫田便悄悄拉起玉森的手,玉森躲了一下但还是被牵住,于是也就任由他拉着了。

“好了好了,”藤谷拍了拍手,“不管怎么样,最后平安无事就行。涉,你就别多说了,我看这俩互相之间要说的话多着呢,别占着他们的时间。那我和涉先回家了,你们俩之间的事情自己解决。”说着就揽过横尾的肩,不由分说就带着他走了。

宫田和玉森牵着手,对视了一眼,也开始慢慢地往外走,但直到到了宫田家,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

“……今天你和wata怎么会在这里?”终于走进了家门,玉森坐到沙发上面,率先打破了沉默。

宫田闻言也坐在了玉森的旁边,回答道:“是这样,昨天我和涉不是去喝酒了嘛,我就说了一下我们之间的事,包括回家以后我对你说的话,也是昨天我们讨论以后我决定对你说的事情。”

玉森阴着脸用力拍了一下宫田的手,似乎在表达对他昨晚话语的不满。

“嘛,虽然是这么说,但其实是我,该说是曲解了涉的意思呢,还是明明知道该怎么说却没有表达清楚,所以才会让你误会了吧,抱歉呐裕太君。”宫田却笑了,拿刚才被玉森拍了的手摸了摸玉森的头发,玉森也没有任何动作地任由他摸。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问我‘有没有喜欢的Alpha’?”玉森压低了声音说,全身都微微颤抖——这句话似乎给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因为……我对自己没有自信啊。”宫田的笑容里多了几分阴影,“裕太是Omega,和Alpha在一起才是正常的吧,可我,却只是一个Beta……我,一直特别害怕,害怕Alpha吸引Omega的本能,害怕你哪一天被一个什么别的Alpha标记,如果哪一天我再也没法过和裕太一直在一起的这种生活,我真的不知道……”

“不会的。”

熟悉的温度和触感传来,宫田有点惊讶于玉森难得主动的拥抱。玉森却一边抱着宫田一边继续低语着:“不会有这种事,没有哪个Alpha能像你一样吸引我,我也无法想象不能一直和俊君在一起的生活……”

“裕太……”宫田的心跳因为玉森的话语而加速,玉森之前从来没有明确表露过对他的感情,相反在宫田说喜欢说可爱的时候玉森从来都是有点抗拒的态度,他只是凭着玉森天天主动黏在他身边的行为觉得他大概也是喜欢自己的,也正因如此,他才不敢轻易判断这份喜欢到底是什么成分。

“俊君,这些话我可能一生只会说这一次,所以你给我听好了。”玉森从宫田怀里抬头,脸颊不知是因为闷还是害羞而泛红,“从你主动接近我,跟我变成最亲密的亲友以后,你对我来说就是命定之人了,因为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让我如此依赖。我抑制不了自己对你的感情逐渐变质,所以我只能拼命不去显露这一点,才经常对你说一些很过分的话。”

“可我一直都在对你说喜欢啊可爱啊,为什么裕太不能显露出来呢?”

玉森笑了:“正因为你一直光明正大地说喜欢,所以我才担心你对我的感情完全是那种光明正大的感情。而且,虽然你也总是说我对你来说是第一,但是……你是那么温柔的人,很容易就和别人相熟了,那么多人里面,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一直都排在第一啊,可你对我来说,却是唯一。”

“所以,那个时候我一直都在想象,如果我是Alpha你是Omega的话,我就能标记你,就能让你永远都属于我。可是……你性别觉醒了,是Beta。我虽然有点失落,但也在安慰自己,没关系,我是Alpha的话只要不去找Omega就行了,如果也是Beta的话那更是可以在一起了。然而,我,从来都没想过,自己居然是Omega ……”

闻言,宫田的手臂环上了玉森的身体,似乎想要安慰他。

“……做Omega只有一点好,那就是能在发情期的时候缠着你,让我们的关系再进一步。可是,我还是不敢明确告诉你我对你的感情,如果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并不纯洁,你会不会离我而去?我就一直处于这种担忧中,但是,即使这样,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找别的Alpha,因为比起肉体上的契合,我更希望能有心灵上的贴近,那就是……和你。”

玉森说到这里眼睛里已经有了些泪光,但他还是努力接着说下去。

“所以,你问我有没有喜欢的Alpha的时候,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晴天霹雳,因为我觉得,你这样问我,肯定是嫌弃我总是黏在你旁边,只是因为温柔,才用这种拐弯的方式说出来。而当我说如果有呢,你就立刻特别高兴的样子,所以当时的我真的是……”

“我没有!”宫田立刻叫屈,“我当时也很惊讶啊,因为我没想到你真的承认了,但是我觉得,如果让你一直跟我在一起会不开心的话,我不如祝福你和别人……”

“你还真能祝福得出来!”玉森气得打了宫田的胸口一拳,“要是我,我真的会嫉妒到完全祝福不出来的!”

“可是如果我没办法给裕太幸福的话,那我只能希望有个人能真正的带给你幸福啊……”

“你是傻么!如果连你都给不了我幸福还有谁能给!”

“嗯,抱歉,裕太君,原谅我?”终于说开了,宫田又嬉皮笑脸起来,玉森又恢复了平时的状态黑着脸不想搭理他,但是过了几秒后,收了笑容的宫田又再次开口道:“裕太,我是Beta,你是Omega,我们不是普世意义上的性别组合,所以,我们也许接下来会遇到很多很多的困难。”

“嗯。”玉森乖乖点头。

“所以,你有勇气跟我一起解决它么?”宫田直直看向玉森的眼睛,眼里只有认真,而玉森也以最庄重的语气回应。

“嗯,如果是我们两个人的话,一定没有问题。”


The.end


终于写完了!!(哭泣)

很久之前,大概是高三上学期就开好的脑洞,现在终于填完了!这篇文真的非常难产,一方面我将近半年没动笔需要一段恢复期(不知道这篇文后面我没有原稿的部分有没有写得让人满意),一方面中间也遇到很多问题,让我感觉……嗯,果然我还是经历的不够啊,以后还要多多读书多多闯荡,才能写出让自己和让别人满意的文字。

这篇文是我第一篇ABO文,但却是清水,不好意思啊(笑)我觉得ABO设定仅仅用来写肉真是太浪费了,身为一个出自政治预言小说的设定,其产生的社会问题才是这个设定最为戳我的因素。嘛,不过我在这篇里没有过多牵扯社会问题,但也是选了一个非常罕见的性别组合,Beta和Omega,用在一个BL CP身上真的好么我也想过,但果然我心里的宫玉如果要在ABO设定里的话就是这样的!(谁让你有一个百合脑啦)

那么我们下篇再见啦!目前不知道下一篇会发什么但是大概也是宫玉XD




   
© 噗噗糖Silenxweet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