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糖Silenxweety

最近沉迷东方的偶像宅
姬佬,百合控,请各位小姐姐勾搭我,因为我害羞不敢勾搭各位小姐姐\(//m//)\
东方:痴迷八意永琳,萌帕秋莉,疼爱小恶魔,CPall永琳all主永远组&贤者组/勇帕露/秘封组/图书组/世界美咲剧场/寻宝组/青芳/etc持续产粮中,随着补档深入可能会不定时更新cp列表
偶像:单推BEJ48-郑一凡,BEJ48 TeamJ箱推,cp葛兰/兰杠/焦好/狗毛,杰尼斯担宫田俊哉,cp宫玉/横藤
其他:MLP稀有苹果(rarijack)原创小说更新可能,lolita&制服搭配更新可能
谢谢大家!♪(´ε` )

【勇帕露】一切从此开始

*百合向,CP为勇帕露
*想写写模范夫妇是怎么喜欢上彼此的故事


星熊勇仪已经不记得自己一开始是怎么才留意起那个有着漂亮绿眼睛却性格阴沉的桥姬的,如果硬要说的话可能就是她太闲了,所以看着那个总是独身一人的水桥帕露西,她就忍不住想要过去跟她说说话。
“哟,桥姬!还在看守桥啊,不累吗?”一开始勇仪就只是在偶尔路过连接着地上和地底世界的桥时带着开玩笑的心情向帕露西打招呼而已,那时她们的关系甚至都还没有到能以名字相称的程度。
“这不是鬼之王嘛,被那么多可爱的女孩子包围着,真是令人嫉妒啊~”帕露西这时会转头看过来,带着一脸阴阳怪气的笑容,“就算累能怎么样呢,工作还不是得做。每天都那么闲的鬼王,真是令人嫉妒啊~”回答完勇仪的问题,帕露西就会把头再转回来,呆呆看着那几乎没有一丝波澜的水面。
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时光一点点过去,帕露西那哀愁到近乎绝望的侧颜越来越吸引勇仪的注意。要不是同行的那几个鬼族小姑娘纠缠着勇仪让她跟她们一起离开,勇仪可能真的会像看着水面的帕露西一样也一直看着帕露西吧。
勇仪认识帕露西时,她已经做了桥姬,地底的人都因为她那让人发狂的嫉妒心而对她敬而远之,勇仪不知道帕露西为什么会变成操纵嫉妒心的妖怪,也像其他鬼一样觉得离这样阴暗的妖怪太近没什么好事,但是她无法隐瞒自己对帕露西的在意,甚至最终,到了那些总是纠缠着勇仪的鬼族小姑娘们要半是嫉妒半是严肃地提醒勇仪的地步。
可是不会撒谎的鬼之王并不愿意欺骗自己,于是,她和帕露西见面的频率开始显著提升——一开始她真的只是在路过桥的时候才会和帕露西闲聊几句,一个月能有一次不错了,但是后来她会故意装作“路过”帕露西所在的桥,一周一次、几天一次,甚至一天一次、一天几次;一开始她从来不会在乎和帕露西聊天时自己旁边有谁,但是后来她会带着一脸爽朗的笑容对前来邀请自己的鬼族小姑娘们说道:“不好意思啊,今天我要去见帕露西呢,不能和你一起出去了,改天吧?”——称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换成了直呼其名。
勇仪对帕露西的态度这样显著的变化,帕露西不可能没有注意到,甚至可以说是感受最深的一个了。于是,不知不觉间,她对勇仪的态度也起了变化。一开始,她似乎很烦来得越来越频繁的勇仪,总是冷脸相待,也会出言讽刺身边不会缺少女伴的勇仪;但随着两人交流的逐渐深入,帕露西对勇仪的态度也越发软化,尤其是当勇仪来桥边时不再带其他的女孩子以后,帕露西对勇仪的态度已经算得上是友善了(以帕露西一贯对人的态度为标准的话)。
一日,当勇仪在旧都闲逛,随便进了一家酒馆打算小酌一下时,她意外发现了难得离开那座桥的帕露西正坐在屋中一张桌子旁发呆。勇仪顿时喜笑颜开奔了过去:“帕露西!你今天怎么在这儿?好巧啊~”
“勇仪?”听到熟悉的声音,帕露西抬眼看了一下勇仪,那双里面没有任何情绪的绿眼睛在看到勇仪的一瞬间泛起了几分波澜,“啊……稍稍休息一下而已,打算买点小吃回桥上吃。你是来这里喝酒的?酒量那么大,真令人嫉妒啊——”
“诶?帕露西待会儿就要走了啊,那我也把酒带到桥上和你一起喝吧。”勇仪坐在帕露西对面用胳膊肘撑起头,欣赏着面前似乎有几分羞涩的帕露西。
“……随你便。”被用那样热情的目光盯着,帕露西把眼神挪开,不敢和勇仪对视。为什么勇仪总是能笑得那样耀眼呢,真是让人嫉妒啊——
不多会儿,帕露西点的小吃和勇仪点的酒都送上来了。两人把这些吃喝打包好以后,第一次并肩走上了旧都的街道。身为鬼之四天王之一的勇仪本来就很惹人注目,更何况旁边居然还走着那个尖酸刻薄讨人厌的桥姬,帕露西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往自己和勇仪身上戳,已经想要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了,转头却看到那个正和自己一起走着、最近莫名其妙开始接近自己的家伙似乎完全没有在意那些尖锐的目光——是没有注意到还是单纯的不在意呢?啊,不管是哪种都,好嫉妒啊。
过了一会儿,两个人终于走到了帕露西所守护的那座桥。帕露西在自己往常坐着的地方坐下,勇仪一看便也腆着脸挨着帕露西坐下了。帕露西在两人身体挨上的那一瞬间抖了一下——这应该是她和勇仪第一次身体接触了吧?不过说真的,上一次帕露西和别人身体接触好像就已经是几百年以前了,而这个受欢迎的大个头估计每天都在和那些莺莺燕燕做些苟且之事吧。啊,真是让人嫉妒啊。帕露西狠狠咬着手里的包子,内心的怨气好像比往日都要浓厚了一些。
一旁的勇仪已经取出了酒壶开始痛饮,一口干了许多后痛快地“哈”出一口气,然后才举起酒瓶向帕露西伸去:“帕露西,你喝吗?”
“……不用了。”帕露西拒绝道,“我又不像你……酒量那么大。”
“哎呀,随便喝两口不会醉的啦~”勇仪伸出手臂搂过帕露西的肩,虽然勇仪绝对还没到醉的程度,但是也是酒精的力量让她做出了这样大胆的举动,“就算醉了也没关系,有我呢。”
“……我可没法信任你。”帕露西真的在努力想把勇仪的胳膊挪走,但是她也没办法抵抗怪力乱神程度的力量,无奈只能放弃,但可能在勇仪那边看来,这种微弱的抵抗跟撒娇无异吧,“你放开我,别动手动脚的!”
“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出乎帕露西意料的是,勇仪真的放开了她,然而放开后帕露西却感觉心头似乎空了一块,反而有些无所适从起来,只得从勇仪的手里接过酒瓶,抿了几口:“……你们这种大众情人都这么装腔作势的吗?”
“哈?”勇仪摸了摸后脑勺,似乎有些没搞懂帕露西的意思,“什么大众情人?”
“你还嫌自己身边围绕的女孩子不够多吗?”
“诶——我跟她们又不是那种关系啦。”勇仪一脸委屈,帕露西看着勇仪的样子,觉得真像地上的那些温顺的大型犬。
“哼……就算你跟她们不是那种关系,但是她们对你是有意思的吧。”帕露西说着又猛喝了几口酒,她今天这几分钟喝的酒已经快超过她之前几百年人生中喝的酒的总和了。
“啊啦,帕露西这是在嫉妒吗?”勇仪看向喝着闷酒的帕露西,笑得有几分坏心。
帕露西呼吸一窒,第一次不想承认自己的确是在嫉妒——如果承认的话,就好像是在认输一样,所以她只是把酒瓶还给了勇仪,然后别过头不去看她。
似乎明白帕露西的心情,勇仪没有乘胜追击,只是接过酒瓶后靠着帕露西安静地喝酒,直到她突然听见帕露西拼命在压抑的抽泣声。
酒精上涌,把很多陈年旧事都往帕露西的头脑里返,甚至包括那段她还没有成为桥姬时的回忆——因丈夫出轨而嫉妒到从普通的人类女子变成妖怪那段已经成为传说的久远经历。在她化为妖怪被人类退治以后,因为她自己心中的嫉妒,和其他所有人对这强烈嫉妒心的恐惧,她再也没能和任何一个人也好妖怪也好鬼也好,建立起任何稳定的联系。帕露西觉得自己就像她守护的那座桥,孤身一人留在原地,看着身边大家似水流不断远去——真是让人嫉妒啊,为什么大家都会变心都会离开,只有自己永远不会变呢。
像梦呓一般,醉酒的帕露西哭着向勇仪坦白了自己的过去和那些自己从未有机会对人说出的真心话——虽然,这些话帕露西本来并不是为了说给勇仪听的。泪眼朦胧间,帕露西看到了面前这个鬼王除了傻笑和严肃之外的表情,就是也皱着眉、似乎快要哭出来一般的神情。勇仪抱着帕露西带着哭腔说:“为什么帕露西要承受这些事情呢!帕露西是多么可爱的女孩子啊……帕露西!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守护你的!如果别人都会改变,那我会努力去做那个能永远陪伴着你的、不会改变的人!”
“不要……”醉倒在勇仪怀里,帕露西喃喃这样说着,正当勇仪以为她要被拒绝的时候,帕露西继续说了下去:“不要,只因为同情我……就……”
“不是同情你,帕露西。”勇仪舒了一口气,携起帕露西的小手,把它包进自己宽厚的掌心里,“我、我喜欢你,在你对我说这些之前就喜欢上你了,所以我才会天天过来找你说话,只是……因为怕被你拒绝,所以没敢告诉你……现在,你又对我说了这些,我就……更喜欢你了。”
“你为什么要喜欢我啊!”帕露西哭喊出来,“我有什么好的!每天都在嫉妒!也没办法好好表达自己的心情!我真的好嫉妒你的坦率啊!”
“我喜欢你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睛,”勇仪捧着帕露西的脸,一边帮她擦着泪一边用最温柔的声音回答着,“我喜欢你工作的勤勉,我并不介意你是否嫉妒谁,相反我很喜欢你因我而嫉妒,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感到的这份安心,我希望自己能是那个让你不再悲伤的人。所以,帕露西,你愿意做我的公主殿下吗?”
是酒精还是勇仪这番话的作用呢,总之现在帕露西的脸是已经烫得一塌糊涂了。帕露西把头埋向勇仪柔软的胸口,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现在的表情。于是勇仪便顺理成章地再次把帕露西抱紧。
是啊,几百年间,成为了桥姬的水桥帕露西再也没能和任何一个人也好妖怪也好鬼也好,建立起任何稳定的联系,直到,星熊勇仪突然而又逐渐地,闯入她的生活。
有过前车之鉴的帕露西面对这个本来就极受欢迎的鬼之王没有一刻放松过自己的心防,时刻提醒自己不能随便再去相信再去交出感情,但是她没有发现在她们交流的累积中,她的心防已经被勇仪的热情冲刷得无比脆弱,以至于勇仪一个拥抱、一句告白就让帕露西完全投降。就这样吧,靠着勇仪胸膛的帕露西朦朦胧胧想着,先就这么接受了吧,如果抱住自己的这个鬼胆敢抛弃她,那么结局不是她死就是自己死,最好是一起死掉……然后,帕露西就彻底没了意识。而第二天,帕露西就是在勇仪的家里勇仪的床上勇仪的怀里醒来的了。

“原来两位居然还有着这样的故事啊……”前来地底为新闻取材的射命丸文奋笔疾书着,“真是浪漫,不愧是我们幻想乡的模范夫妇呢。”
“哈哈,我这还是第一次知道帕露西居然在想如果我变心她就会杀掉我呢。”星熊勇仪低头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怀里的水桥帕露西,帕露西则瞪了勇仪一眼:“现在知道了吧?你给我变心一个试试!”
“放心放心,你看这都过去一百多年了,我心里不还是只有我的公主殿下一个人嘛~”勇仪连忙哄起帕露西来,“就算我变心,我也应该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哼……这还差不多。”帕露西头靠向勇仪的胸膛,在勇仪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一脸甜蜜的笑容,但这笑容被文文尽收眼底了。
那个总是喊着嫉妒嫉妒的桥姬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啊……文文感觉心里突然有了几分不好的情绪,这大概就是——嫉妒吧。

   
© 噗噗糖Silenxweet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