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糖Silenxweety

最近沉迷东方的偶像宅
姬佬,百合控,请各位小姐姐勾搭我,因为我害羞不敢勾搭各位小姐姐\(//m//)\
东方:痴迷八意永琳,萌帕秋莉,疼爱小恶魔,CPall永琳all主永远组&贤者组/勇帕露/秘封组/图书组/世界美咲剧场/寻宝组/青芳/etc持续产粮中,随着补档深入可能会不定时更新cp列表
偶像:单推BEJ48-郑一凡,BEJ48 TeamJ箱推,cp葛兰/兰杠/焦好/狗毛,杰尼斯担宫田俊哉,cp宫玉/横藤
其他:MLP稀有苹果(rarijack)原创小说更新可能,lolita&制服搭配更新可能
谢谢大家!♪(´ε` )

【勇帕露】醉酒

*百合向,CP为勇帕露
*模范夫妇的日常恩爱

“帕~露~西~~”
每当水桥帕露西在桥头听见某个熟悉却又比平常更为欢脱的声音时,她就知道,是星熊勇仪又在喝醉酒之后前来找她了。
果不其然,几秒钟过后,一个带着酒味的拥抱就从帕露西背后粘了上来。“帕露西~~”勇仪喝醉时叫帕露西的声音会七扭八弯地拖长,混合着不时的“嘿嘿”笑声,抱得也会比平常更紧一些。虽然平时的勇仪也已经足够粘人,且时常说一些让人害羞的话了,但是每当喝醉的时候,像什么“最喜欢帕露西了!”“帕露西是我永远的公主殿下~”“我会和帕露西一直在一起的!”之类的话简直是无限量放送,让完全埋在勇仪怀里的帕露西又是脸红又是开心。
帕露西一方面身为桥姬不能随意离开这座桥,一方面她对喝酒这件事本身就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她很少会陪勇仪喝酒。说实话,她也不是不嫉妒那些时常陪勇仪喝酒的那些人人鬼鬼,但是……每天喝醉酒以后都会跑来找她的勇仪一把她抱在怀里,那些不好的情绪就都烟消云散了。
一日,帕露西因为一些事情而离开了桥,在旧都办完事后帕露西看着时间还早,便想去找找勇仪给她个惊喜。没一会儿,帕露西就在街道上一片熙攘中辨别出了恋人的声音。她循声望去,看见一家酒馆的门口,勇仪和另一个娇小的鬼王伊吹萃香正在一边畅饮一边吵闹着。勇仪喝得满面通红,似乎已经有些醉了,她似乎正开心地跟萃香在说些什么,而萃香听完后便发出爽朗的大笑声。啊啊,真是令人嫉妒啊,这毫无顾忌的笑容,还有,趁我不在时跟别的女人一起喝酒,喝得这么开心……帕露西的眼睛发出了莹莹的绿光,她本来是想直接过去找勇仪的,但突然之间,因为嫉妒心的作祟,她突然想要在远处观察一下不和自己在一起时勇仪醉酒会是什么样子。
就在这时,勇仪再度把自己酒碗中的酒一干而尽,随后,她突然挂上了一脸帕露西非常熟悉的、一直被帕露西评价为色迷迷的笑容。然后——
就像是跟自己在一起时一样,张开双臂把萃香抱在了怀里,还不停地在说些什么。
帕露西倒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全身尤其是头顶都开始冒出绿光,过量的嫉妒心使帕露西的力量变得无比强大,但是帕露西并没有选择在这力量充沛的时候去挑战一下面前那两个强力的鬼王,只是一边哭着一边逃也似地跑走了。过路的行鬼不断给横冲直撞的桥姬让路,每个鬼在于她擦肩时都感觉得到帕露西身边萦绕着的几乎化为狂气的力量,但他们同时眼见为实的也是帕露西心情崩溃的模样,因此“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桥姬变成了现在这样?果然是勇仪大姐对她做了什么事情吗?”成了在场每个鬼心中的疑问。
过了没多会儿,帕露西瑟缩在桥上哭泣时,不远处又传来了熟悉的“帕露西~~”声音。帕露西听到那个声音,把自己缩得更小。“帕露西~”拥抱的温度和触感侵袭过来,随后便是勇仪带着酒气的吐息喷在帕露西的耳旁,“怎么了?今天你好像心情很不好啊……”
啊啊,真是嫉妒,为什么喝醉了还能对我这么温柔呢?为什么对别人也一样这么温柔呢?帕露西哭喊着走开走开然后一边扭动着身体抗拒勇仪的拥抱。可能是因为嫉妒心的过剩导致帕露西的力量过大,她真的用力量把勇仪弹开的时候,不光是帕露西自己,连拥有怪力乱神程度力量的鬼之王都感到了震惊,酒也因此醒了大半。
“帕、帕露西……”勇仪甩甩头似乎想让自己更清醒一点,然后她便用求饶的眼神看向那个背对着她散发着绿色狂气的帕露西,“那个,我做了什么错事了吗?我刚才是不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惹你生气了?对不起,我……”
“不,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帕露西的语气似乎很冷,但还是隐藏不住颤抖和哭腔,“是我一直误会了什么事情……真是嫉妒啊,能够那么聪明地夺走那么多女人的心——”
“诶,帕露西你在说什么啊?”勇仪听到帕露西那明显的讽刺更糊涂了,“什么那么多女人,我喜欢的人从头到尾都只有帕露西一个人……”
“你撒谎!!”帕露西以超强的气势转过身来喊道,却在看到勇仪清澈的眼睛以后一时语塞。
“鬼是不会撒谎的哦帕露西。”看到帕露西暴露出了自己的脆弱,勇仪走过去携起帕露西的手,“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才会这样想,但是……我真的只喜欢你一个人,我的公主殿下只有你,没有什么别的女人。”
帕露西低下头,任由勇仪一手牵着自己一手为自己擦眼泪。这份从容真是让人嫉妒啊——“那,你和那个伊吹萃香……”
“我和萃香?”勇仪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突然笑出了声,“帕露西啊,虽然你嫉妒心很强会这么想也无可厚非,但是我必须要指出的是,我和萃香真的完全只是朋友的关系,退一万步说,我就算真的变心了也绝不会是和萃香的。我跟她就一起喝酒唠嗑儿最投缘了,要是谈情说爱,哎哟我都想象不到那会是什么样子。”
“那,那你还和她……抱在一起……”帕露西琢磨着勇仪这段话,回想着当时她看到的场景,依然气得直发抖。
“诶,这也就是说……帕露西你刚才去旧都找我了?啊,我好开心!”
“你、你都不否定一下的吗!果然你还是……”帕露西又开始闹别扭。
“我有什么可否定的啊,你都眼见为实了。”勇仪一边抓住帕露西不断击来却没什么力气的粉拳一边笑着解释,“我只能说,虽然你看到的是真的,但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样吧,我带你去找萃香,我们俩一起给你解释。”

“哈?”
帕露西和勇仪一起回到旧都时,伊吹萃香依然歪在刚才那个台阶上满脸潮红摇晃着酒葫芦打着酒嗝。“勇仪刚才为什么要抱我?桥姬你连这个都不知道的吗,亏你还是勇仪的公主殿下呢——”
帕露西听到萃香的话抖了一下,还以为萃香是在指责自己,而勇仪也察觉到了帕露西的心情波动,连忙搂住了帕露西的肩。
“这个可是整个旧都,甚至可能连地上一些妖怪,只要是和勇仪一起喝过酒的人都知道的事啊~”萃香坏笑着说道,“星熊勇仪啊,喝醉酒以后,就会抱住身边的女伴呢~”
帕露西又开始散发出一些绿色狂气,弹开了勇仪搂住她的手。
“然后呢~”萃香一边用手指卷着自己的长发一边不紧不慢地继续说着,“她就会在那里不断地喊,帕露西啊帕露西,我好喜欢你啊帕露西……之类的,反正都和你有关啦~所以常和勇仪一起喝酒的人都知道对策,就是跟她说我可不是你的帕露西,你的帕露西在桥上呢,这时她立马就会放开抱着的人,然后一边说着什么要去找帕露西啊抱着别人帕露西会不高兴啊什么的就往你的桥那边走了~每天差不多都是这样哦……”
听完这一长串,帕露西已经完全呆住,半天才转头看了看身边的恋人,只见对方难得别过脸去,不让帕露西看到她现在的表情。而能看到勇仪表情的萃香则突然拍着手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居然在勇仪不喝醉的情况下看到勇仪脸红了诶!哈哈哈哈哈真有趣!”
帕露西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红着脸拉了一下勇仪的衣角,勇仪便整个把帕露西捞进怀里,在帕露西耳边说着:“我都说了,我的公主殿下只有你一个——”
“……嗯。”不知是不是因为被勇仪的吐息喷到,帕露西的耳朵一路红到了最尖的那一点。“对不起,勇仪,我不该怀疑你的……”
“哈哈,没关系,毕竟帕露西是操纵嫉妒心的妖怪嘛,会这样才是帕露西啊。帕露西的这点,我也喜欢哦。”
因为就在大街上,不断有鬼路过着。虽然鬼们都尽量压低了声音说,但是勇仪和帕露西还是能听见路人“勇仪大姐和桥姬还是一如既往的甜蜜啊”“真是令人嫉、啊不是,羡慕呢”的窃窃私语声,本来听见了他人对自己恋人的感情的确认和被别人说出来自己对恋人的感情就是一件很羞人的事情,再听到路人的这些评语,勇仪和帕露西两人更是害羞到放开了对方,不敢再在光天化日之下亲热。而一旁的萃香已经倒在一旁在梦里继续痛饮去了。
“……呐,勇仪?”
两人牵着手一起走在返回桥的路上,帕露西突然开口。
“嗯?怎么了?”
“下次你喝酒……要不,叫上我吧?”

The.end

   
© 噗噗糖Silenxweet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