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糖Silenxweety

最近沉迷东方的偶像宅
姬佬,百合控,请各位小姐姐勾搭我,因为我害羞不敢勾搭各位小姐姐\(//m//)\
东方:痴迷八意永琳,萌帕秋莉,疼爱小恶魔,CPall永琳all主永远组&贤者组/勇帕露/秘封组/图书组/世界美咲剧场/寻宝组/青芳/etc持续产粮中,随着补档深入可能会不定时更新cp列表
偶像:单推BEJ48-郑一凡,BEJ48 TeamJ箱推,cp葛兰/兰杠/焦好/狗毛,杰尼斯担宫田俊哉,cp宫玉/横藤
其他:MLP稀有苹果(rarijack)原创小说更新可能,lolita&制服搭配更新可能
谢谢大家!♪(´ε` )

【勇帕露】归一

*百合向,CP为勇帕露
*校园paro

水桥帕露西曾以为自己不会和同班的星熊勇仪有任何同学之间最低限度以外的其他交际。
因为不管怎么看,都是这样嘛——她,明明像男孩子一样豪爽又有着女性中最为曼妙的身材,明明和其他体育系一样身强力壮又偏偏有着心思细腻温柔的一面,这样身边总是不缺女孩子投怀送抱、让人无法不嫉妒的现充,怎么会注意到自己,这个阴沉内向、每天都在嫉妒身边所有人、根本没有人愿意接近的讨厌鬼呢。
虽然同处一班,但帕露西却一直觉得自己和勇仪就像是分处于两个世界一样。帕露西的座位在班里最角落的地方,课间时,她时常缩在座位上,用幽怨的眼神投向不远处被班上甚至其他班的女孩子包围着的、谈笑风生的勇仪。一般来说,总是会有一些女孩子发现帕露西的眼神,而帕露西会用眼神吓走女孩子投来的目光,可一旦是勇仪本人发现帕露西的眼神,帕露西就会立刻把目光收回来,欲盖弥彰地盯着桌面上空白的笔记本,小声不断说着:“好嫉妒啊好嫉妒啊好嫉妒啊好嫉妒啊……”
帕露西并没有奢望自己会和勇仪有更多接触,然而让帕露西没想到的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这样的局面居然就打破了。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日,体育课上开展了一场小型足球赛,勇仪身为班上的体育健将当然是当仁不让地成为了主力。球场上,她的每一次射球都能引起场边围观的女孩们的尖叫。而本来身体就不好还对体育不感兴趣的帕露西并不想凑那份热闹,只是独自坐在操场旁的树荫下乘凉。但没过多会儿操场中央突然发生了什么骚动,体育老师开始呼唤保健委员,于是身为保健委员的帕露西只得不情愿地从树荫下走出来,向那边跑去。(说到帕露西为什么会成为保健委员的话,一方面她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需要经常去医务室,一方面她觉得看到病人的话,自己这丑陋的嫉妒心就不会发作了)
当帕露西跑到那个包围圈的时候,她惊讶地发现受伤的人居然是那个健壮的勇仪。勇仪的脑袋上被撞出了个很明显的痕迹,正满面痛苦地跪在地上捂着头,而足球静静停在旁边。体育老师吩咐帕露西扶勇仪去医务室,帕露西就在一众女生犀利的目光中扶起勇走仪向医务室。是太阳太晒还是勇仪太沉,总之帕露西在这趟不算远但有些累的路程中,感觉自己的脸烧烧地发烫。
帕露西送勇仪去了医务室,保健老师检查后说似乎没有脑震荡,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便安排勇仪躺在了旁边的床位上。帕露西有些扭扭捏捏,但毕竟就这么丢下勇仪自己回去上课也不合适,所以她心里挣扎半天以后还是坐在了勇仪床位边的椅子上,还特意把椅子拽得离勇仪远点。
“……帕露西酱。”
帕露西刚坐下,躺在床上、似乎已恢复了大半的勇仪便开口道。帕露西听到这个亲昵的称呼一瞬间抖了一下。勇仪便立刻微笑着改口道:“啊,不好意思,是不是我不该叫名字套你近乎?抱歉啊水桥同学。”
“……没、没事。”帕露西低着头,声音像蚊子嗡嗡一样小,但还好安静的医务室里什么都能听见,“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记得我的名字……”
“记得同班同学的名字不是理所当然嘛!”勇仪发出几声爽朗的笑声,“虽然之前一直没机会这样称呼,明明是这么可爱的名字呢。”
哼,反正是情场老手为了追女孩子而习惯性说出的甜言蜜语呗,那幅游刃有余的样子,真是让人嫉妒啊。帕露西低头不语,已然皱着眉头换上了平时的那种刻薄相。
“呐,帕露西酱为什么总是低着头啊~”
一只手突然伸过来,用最恰到好处的力道抬起了帕露西的下巴。在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帕露西看到勇仪笑了起来:“帕露西酱的眼睛真好看,之前都没有仔细看过呢——”
帕露西拍掉勇仪的手,背过脸去不让勇仪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讨厌!你干嘛啊!随随便便就来装熟……”这种开朗和勇气真是让人嫉妒,后半句话被帕露西咽在了嘴里,不愿吐露出来。
“啊哈哈,真的抱歉,我有点得意忘形了,因为我真的太想和帕露西酱搞好关系了。”勇仪摸着后脑勺道,“虽然没跟帕露西酱说过话,但是课间时我知道你总是在看我,就在想你是不是想要我和你做朋友呢,但你总是散发出一种别来打扰我的气场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这次有机会和帕露西酱一起来医务室,我觉得超开心的~”
笨蛋,谁想和你做朋友了,我那是在嫉妒你而已——帕露西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胸口却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融化了,变得有些湿湿的温温的。“……我,有什么值得你接近的?不就是个天天嫉妒人、嘴里没好话的讨厌鬼吗?还是说,你只是想像集邮一样,给自己斩获女孩子芳心的履历上再添一笔记录?”
“哈?你在说什么啊我为啥听不懂?”勇仪一瞬间有些懵,“帕露西酱,你怎么可以说自己是讨厌鬼呢,我知道你似乎总是在嫉妒什么的,但是我一直觉得这不算什么事啊,跟我想和你成为朋友没有任何矛盾……”
“……就是说啊,我这样总是散发负能量的人,你为什么想做我的朋友啊,我不适合做什么朋友,你死心吧。”帕露西其实说出“死心”的一瞬间就反悔了,但泼出去的水哪儿还收的回来呢。嘛,反正自己都这么说了那个头脑简单的家伙肯定就不会来纠缠自己了,正好这也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嘛——帕露西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感觉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诶——我不觉得帕露西酱是不适合做朋友的人啊,如果帕露西酱没有讨厌我的话,那么我想和帕露西酱做朋友是没有关系的吧?”勇仪似乎完全没有被打击到,继续笑嘻嘻地说着。啊……为什么这个人这么坚持啊,真是让人嫉妒!帕露西又往后缩了缩。
“……帕露西酱啊,我觉得呢,”见帕露西久久没有反应,勇仪自顾自地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也都有自己的缺点,世界上是不会有满是缺点和满是优点的人的哦——所以帕露西酱虽然有爱嫉妒之类的缺点,但是你身上肯定会有其他优点的!或许甚至是你自己都没发现的优点呢……比如,我就觉得你的眼睛很好看!”
“这、这算什么优点啊!”帕露西瞪向勇仪,第一次和勇仪对视超过3秒钟,“我的这双眼睛,可是只会嫉妒看到的所有东西呢——”
勇仪歪过头,笑容里多了几分温柔:“虽然可能是这样吧,但是看着帕露西酱的眼睛,我就会觉得很开心呢。所以以后能不能多和我对视一会儿啊?”
帕露西呼吸一窒,感觉所有的血液都开始往脸颊上冲,赶紧别开了头不去看勇仪那过分耀眼的笑容:“谁要跟你对视。总是那样开心地笑着,真是让人嫉妒。”
“那帕露西酱也笑一下看看?”
“不要!”
“看我一眼嘛帕露西酱~”
“我都说了不要!”
……
下课后,两人就这样一路吵闹着回到了教室。帕露西本以为像勇仪这样身边不缺女孩子的人估计跟自己玩两天就会知难而退了,但没想到勇仪是真的开始接近她——甚至可以说,用“纠缠”这个词来形容都不过分。
课间的时候,勇仪会主动离开座位到帕露西这边和她说话,偶尔也会有其他女生过来邀请勇仪,但勇仪会微笑着婉拒;午饭的时候,勇仪会先跑来问帕露西今天想吃什么,然后没有特殊情况的话都会和她一起;放学以后,勇仪会邀请帕露西一起回家,帕露西心情好的时候,她甚至会答应勇仪去别的地方转转这样的请求,两人就像普通的好闺蜜一样聊着天在城市里漫步。
“勇仪居然迷上那个性格阴沉的水桥帕露西了”这样的传言一开始都没人信,但后来随着目击的增多渐渐愈演愈烈,那段时间,每次帕露西不小心听见有人小声议论“如果我一开始也摆着架子不理勇仪,是不是勇仪也会对我这么好呢——”,她就会暗自神伤,不过不管怎么说,最终随着时间发展,大家也慢慢习惯了这种状况。同样习惯了这种状况的还有帕露西,现在她和勇仪说话时已经不会像刚开始那样满满都是防备和抗拒,和勇仪对视也早已是经常的事。
不过再怎么说,勇仪还是那个受欢迎的勇仪,虽然她社交的重心放在了帕露西身上,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完全抛弃了她之前的其他朋友,所以有时帕露西还是得像之前那样一个人。每当这个时候,帕露西就会比以往感受过的任何一种嫉妒都还要嫉妒许多倍,更何况这种嫉妒海不是那种能说出口的嫉妒,只能放在心里煎熬。以往还没有和勇仪接触时,看着受欢迎的勇仪就已经让帕露西感受到了强烈的嫉妒,而现在帕露西则对和别人在一起时的勇仪嫉妒到连看也不想看一眼,可是等勇仪再度来找帕露西的时候她还得装作没事人一样。且不说勇仪有没有发现她刻意隐瞒的这份嫉妒,就算勇仪真的注意到了又能怎么样呢,她能和别人绝交只和自己在一起吗?明显不可能的吧,患得患失的只有自己这一边而已,反观能在众多人中收放自如的对方,可真是让人嫉妒啊。

自从那一次突如其来的变化以后,勇仪和帕露西的关系就好像陷入了一种新常态——两人成了女生之间最普遍的那种“最好的朋友”,在学校时粘在一起,放学后持续联系,但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其实如果没有什么暗流涌动的量变在悄悄发生的话,或许两人就不会最终完成关系上的那第二次的质变。然而这种量变单纯累积起来也并没有任何意义,还是得需要某一个契机来最终促成突破。幸运的是,在一切还没有太晚之前,帕露西和勇仪都等到了这样的一个机会。
在这所女校中,虽然并不是每一个女生都喜欢同性,但同学之间互相爱慕早已不是一个稀奇的事情。勇仪身为一个同时兼具男性和女性优点的人,自然经常会收到同学的表白——在和勇仪熟悉起来之前,帕露西一直误会勇仪是一个有过很多恋爱经历甚至同时脚踏多条船的花心大萝卜,后来关系好起来以后勇仪才有了给自己叫冤的机会。勇仪的恋爱经历出乎意料是一张白纸,她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哪个同学的表白,并且向每个人都作出了“我们可以做朋友,但不能做恋人”这样的答复,所以那些女孩子才会一如既往和勇仪做着普通朋友,而勇仪则一直是严守着朋友这个底线,虽然友好却不会对任何一个女孩子做出任何暧昧的举动让对方产生多余的幻想。后来帕露西一想可能的确如此,不然按照女孩子们(虽然肯定比帕露西要少很多,但还是有相当多量)的嫉妒心,勇仪要真是个花心大萝卜不可能会像现在这样在学校里没什么恶评。
这样说起来的话,成为了朋友以后的帕露西和勇仪天南海北可以说是几乎所有事情都聊过了,却唯独从没有聊到过一个在女校中其实还挺重要且正常的话题——性取向。帕露西不认为勇仪有男孩子气就一定喜欢女生,帕露西这样一个除勇仪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社交的女孩子也是性向成谜,但是无论是谁,都没有提起过这个话题,即使扯到了恋爱相关也不会提起,不知道是某种巧合,还是哪边心里的小算盘。
但就是这样阴沉的帕露西,在某一天也还是突然第一次收到了情书这种东西。那张有些皱皱巴巴的纸塞在帕露西的鞋箱里,帕露西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挑战书,打开一看竟是有些潦草的笔迹写着告白的话语。虽然刚看到的时候帕露西有些心绪荡漾,但过了一会儿冷静下来以后帕露西就已经在内心想好了该如何回复。这封信里说要帕露西中午12点去体育馆后面找她,帕露西仔细考虑了一下没有告诉勇仪她被告白了这件事,只是跟勇仪说自己今天中午有事没办法跟她一起吃饭了,勇仪一脸似乎被抛弃的小狗狗一样的表情让帕露西觉得有些好笑的同时又有了些负罪感。
中午12点,帕露西准时来到体育馆后面,对方已经在那里等候了——那是个看上去也很体育系的学姐,她看上去似乎很紧张的样子,结结巴巴向帕露西说着,在帕露西有时放学后在操场边等待勇仪的时候,同时在操场上进行着社团活动的她注意到了帕露西,她觉得帕露西很可爱、帕露西眼神里露出的那种忧郁的气质让她忍不住想要去保护她,她之前一直以为帕露西和勇仪是情侣,所以本想把自己的感情埋在心里,但后来听说勇仪和帕露西只是朋友关系,她就觉得不管怎样自己想要试一试。帕露西耐心地听对方把自己的想法阐述完了,说实话她现在心情有一些奇妙,毕竟这可能是帕露西第一次听别人说自己是怎样喜欢她的,唯一能嫉妒起来的点也就是这种能坦率说出来的勇气吧——但不管怎样,帕露西该做出的回复还是不会变。于是,在和勇仪的交往中渐渐学会了淡然直视对方的帕露西就看着学姐的眼睛,认真回答道:“虽然你很真诚,我也很谢谢你喜欢我……但是不好意思,我,不能和你交往,做普通的朋友是可以的。”
“啊……难道水桥同学已经有恋人了吗?”对方叹了口气后问道。
“没有。……但是,也算是有了喜欢的人了吧,所以,真的不好意思。”犹豫了一下以后,帕露西作出了这样的回复。
了却了这样的一桩大事,帕露西脚步轻快地离去,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拐过一个转角,她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抱着胸靠在墙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勇、勇仪……”帕露西有些害怕地开口喊对方的名字,她知道勇仪不喜欢被人欺骗,而她现在很明显是向勇仪隐瞒了自己被告白这件事。想象着勇仪可能会在生气后离自己远去,帕露西感觉眼前似乎一片黑暗。
“啊,帕露西……真对不起,我偷听了你们刚才的对话……”还好,勇仪抬起头后似乎并没有责怪帕露西,但与之相对的,勇仪的情绪似乎有些低沉。
“没事没事……我这边才是,不该瞒着你……”
“瞒着,没关系的啦。”勇仪摸着后脑勺笑着说,但帕露西总觉得这笑容并不由衷,“我也不能束缚着帕露西不是吗……”
“啊啦,”听到勇仪这番话,精通嫉妒心这种东西的帕露西立刻听出了其中隐含的意思,便露出了些许坏笑,“是在嫉妒我被告白了吗?真狡猾啊,明明自己才是经常被告白的人呢——”
“不是嫉妒被告白啦!只是……”勇仪脸一下子红了,这种表情帕露西还是第一次见到,勇仪嗫嚅半天,最终还是无法欺骗自己的心情,而向帕露西坦白道,“只是,不想看到帕露西和我之外的人变得亲密……我知道这是个很无理的要求,但是……对不起……”
“我知道的啦,傻瓜。”虽然帕露西刚才就已经明白了勇仪的想法,但亲口听对方说出来还是有些害羞,“你大可放心,就算有别人瞎了眼看上我这个讨厌鬼,我还是会把你这个第一个对我示好的人放在我心里的第一位的。”
“可我不只想做第一……”
勇仪突然在嘟囔着什么,帕露西没听清便问了句“什么”,然而勇仪却没有回答,而是慌乱地提起了别的话题:“话说,虽然偷听不太好,但是……我的确听到你说,有喜欢的人了,嗯……可不可以冒昧地问一下,是谁呢?学校里我确定你没有和我之外的任何人有接触,那么,是外校的?还是说……社会人士?”
听到勇仪问起这件事,帕露西立刻倒吸一口气,毕竟她当时这样回答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到勇仪听到这种可能性。她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后回答道:“很抱歉瞒着你,但是……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一部分也是借口而已……”
“嗯,没关系,我尊重你的想法。”勇仪微笑起来,在帕露西的头发上揉了几把。两人这才开始往回走,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勇仪没有像一直以来那样和帕露西并肩走着,而是不知为何保持了几步的距离。两人可能就一起走了几十步吧,勇仪突然停下脚步说:“帕露西。”
“嗯?”帕露西回过头来,看见勇仪一脸凝重,似乎很决绝,又似乎还有些犹豫。安静了几秒后,勇仪再次开口道:“帕露西,如果现在不说的话,这些话我怕自己之后也没有机会说了,所以……”
“我喜欢你!”
在抛下这句掷地有声的告白的同时,勇仪向帕露西鞠了一个深躬。
“抱歉,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还对你说这种话,但是……我真的很想传达自己的这份心情。还有,可不可以求你,即使拒绝我也别讨厌我,继续把我当做你的朋友?我,会像之前那样完全把你当作最好的朋友的,不会做出任何让你为难的事——”
“你……为什么要喜欢我啊?”突然听到帕露西如此问道,勇仪抬起头,看见帕露西皱着眉似乎很不解的样子,“本来说要和我做朋友,我就已经觉得你很奇怪了……为什么,还要喜欢我啊……我,有什么值得被喜欢的啊……”
“……帕露西,”勇仪向前一步小心翼翼握住了帕露西的手,见对方没有抗拒,勇仪便没有放开,“那天在医务室里,我说过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优点,而在跟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真的感受到了帕露西的很多优点啊——纯粹、专一、为他人着想……还有,你绝对没有发现的一点,你总是说自己爱嫉妒很惹人讨厌啥的,但是从我这边来看,这是帕露西的优点哦?因为,帕露西说嫉妒谁的什么什么点,其实就是发现了对方这方面的优点嘛,如果从这个角度想,那帕露西简直就是发掘他人优点的天才啊~”说到现在,勇仪才意识到自己说得有多么起劲儿,以至于语调变得轻快起来,面前的帕露西也睁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所以……就是说,帕露西是个很值得被喜欢的女孩子啊,所以,我喜欢上帕露西,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哈哈……”
“不,还是很奇怪。”帕露西却还是如此断言,让勇仪有些受到打击,“不过……怎么办呢,就算你这么奇怪,我也……还是喜欢你啊。”
“……诶?”听到某个决定性词语,勇仪脑子一瞬间没有转过弯来,“这个喜欢是……哪种喜欢?”
“当然就是那种喜欢啦!”帕露西甩开了勇仪的手转过头不去看她——这样掩饰害羞的举动好像已经很久都不曾有过了,“我刚才说的喜欢的人,就是你啊……本人问我喜欢的人是谁,我怎么说得出来啊……”
“……你是,说真的?”
“是!”
“真的是真的?不骗我?”
“是!你能不能不要再问了……”
那之后,勇仪就狂喜地扑过去紧紧把帕露西抱住,帕露西靠在勇仪的怀里,感觉全身都有些脱力。现在再想想一开始两人如隔两世的状态,帕露西不得不庆幸命运让她们这两个看似完全不搭却意外对对方都抱有莫名关注的两个人最终还是合为一体,这种幸运,还真是,让人嫉妒啊——

The.end


真的不好意思,这篇有些烂尾了qwq开始写以后突然有了很多相关的其他脑洞,同时后来又觉得这篇文不适合拿来写这样一篇小短篇,而适合放在一个长篇里作为其中的一条剧情线来写,现在这么写就有很多东西都只能概括着说,还有很多没有能说清楚(或者我自己还没能搞清楚)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包涵了OJZ
这篇之后,勇帕露的校园paro我可能还会写一两篇,但都不是在一条世界线上了。然后如果有机会的话,这篇文我想再扩写成一个长篇,不过我这种懒癌坑货,谁知道会不会有这么一天呢——

   
© 噗噗糖Silenxweet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