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糖Silenxweety

最近沉迷东方的偶像宅
姬佬,百合控,请各位小姐姐勾搭我,因为我害羞不敢勾搭各位小姐姐\(//m//)\
东方:痴迷八意永琳,萌帕秋莉,疼爱小恶魔,CPall永琳all主永远组&贤者组/勇帕露/秘封组/图书组/世界美咲剧场/寻宝组/青芳/etc持续产粮中,随着补档深入可能会不定时更新cp列表
偶像:单推BEJ48-郑一凡,BEJ48 TeamJ箱推,cp葛兰/兰杠/焦好/狗毛,杰尼斯担宫田俊哉,cp宫玉/横藤
其他:MLP稀有苹果(rarijack)原创小说更新可能,lolita&制服搭配更新可能
谢谢大家!♪(´ε` )

【美咲】捉迷藏

*百合向,CP为美咲

*想用突出美铃妖怪身份的主题写一篇文,寿命论&渣预警


虽然平时红美铃并不会有这样的认知,但是偶尔,她会在看到十六夜咲夜的时候忍不住感叹,果然人类和妖怪还是不一样啊。

比如,当平时都给人感觉完美而潇洒的咲夜在战斗时不小心受伤甚至偶尔几乎危及性命的时候,本来就皮糙肉厚还能操纵气的美铃就会感觉到,即使是拥有了就人类而言最厉害能力的咲夜小姐,也是比妖怪脆弱很多的存在呢。

再比如,当美铃在聊天时偶尔随口提及自己曾和历史上哪些哪些名人有过哪些哪些接触,而咲夜却一脸震惊不停追问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度过了多少年岁月的美铃就会感觉到,原来自己面前这个就外表年龄和自己差不多、自己还得用敬称称呼的咲夜小姐居然才出生了十几年……而且再过几十年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啊。

在红魔馆这个时间如流水般平缓的地方,已经完全把咲夜视为自己人的美铃和其他妖怪并不会因为咲夜的人类身份就对她另眼相看,但也许是因为美铃对咲夜更为关注一些吧,这些细小的人妖之别久而久之便成了美铃自己心中的一根软刺,同时也成了她给自己和咲夜之间定下的界线。

毕竟,活了那么长时间的美铃还有什么没见过呢,咲夜看着她时眼睛里那试图隐藏的小心思美铃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美铃这种以体术见长的妖怪的确没有人类聪明,所以咲夜大概还以为自己掩藏得很好吧——但就像红魔馆这里的妖怪没把咲夜当人类一样,咲夜平常也不总是记得这些与自己同处一屋、状似人形的妖怪们其实都有着几百上千年的寿命,还可以轻轻松松要了她的命。美铃脑子转得没有咲夜那么快,但多年的经验积累让美铃用不着什么分析就能直接从记忆中调取相似的东西,跟咲夜对自己的表现对比一下就知道那就是“喜欢”。

那么美铃喜欢咲夜吗?美铃当然喜欢咲夜了。咲夜那么完美而潇洒,即使是在妖怪中也难得见到,更何况她还是个人类;咲夜同时也是那么脆弱而渺小,谁知道什么时候她是不是就会被一阵风刮成灰了;美好的东西谁都不希望它消失,所以美铃想要保护咲夜,把这个美好的人类护在手心不让她在寿终正寝前被任何人任何事所伤。仅仅如此还不够达成“喜欢”,美铃活了几百年,那种事跟人跟妖跟男跟女都做过,相比之下美铃更喜欢女性一些,而在美铃看来咲夜在这方面对自己来说也是富有魅力的——俏丽的小脸,修长的双腿,时常会让美铃感到心动。这种种的理由放在一起,美铃在心里合计合计,觉得这大概也就是“喜欢”了吧。

既然美铃喜欢咲夜,咲夜也喜欢美铃,但顺理成章就应该在一起谈恋爱了吧,可是美铃不想这么做。因为美铃知道接受了这份感情的自己将会有着怎样的未来——度过自己寿命中最幸福的几十年,然后突然在某一天坠入痛苦的深渊,从此就只能活在对过去的追忆中。美铃不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多少年前有个人类也是这样和美铃两情相悦,但美铃硬生生地忍了下来没有和她在一起,后来过不了几年那个人便喜欢上了别的人,这不,美铃现在早就能以完全平静的心态回忆这段往事,那人的音容笑貌在美铃心里也早就被时间冲刷地模糊不清。美铃现在也确定自己当时要是和那个人在一起了,自己现在想起曾经甜蜜的过往,最起码心里还是会有些隐隐作痛,不会像现在这样平静无波。美铃清楚自己对咲夜付出了超过自己对那个人付出的不知多少倍的感情,因此未来的痛苦也会是不知多少倍。美铃可不想给自己找不痛快。所以美铃只能提醒自己——别冲动,人类易变,咲夜说不定哪天也会放弃而转向别人,虽然这会是美铃的一时之痛,但总比咲夜离开后美铃再痛苦也无法排解要好。

因此两人就这样互相隐瞒着生活下去——咲夜把自己对美铃的感情冰封在严厉的态度中,但那背后的温度谁都看得清楚;而美铃则把自己对咲夜的感情深藏在嬉皮笑脸中,亲近却又始终刻意保持距离。就目前的结果上来看,是美铃的暂时性胜利,因为咲夜真的以为美铃对自己没有别的意思。但之所以说是暂时性胜利,是因为某些也同样有过许多经历的吸血鬼和魔法使早就对两个人的一来二去心知肚明,因此时常带着几分恶作剧的心理助攻,这时候美铃就为自己捏一把汗了,一是怕藏不住自己的心思,二是怕某个能看到命运的吸血鬼早就知道自己和咲夜将会是怎样的结果。

时间又流过了几年,不知为何,最近美铃开始逐渐感觉到,本来由自己完全掌握着的自己和咲夜之间关系的节奏开始有些失控了。寿命短的人类变化起来比起妖怪不知道快了多少,前几年举手投足间还带着些许青涩的咲夜才不过几年就出落得越发成熟——一方面,咲夜跟自己玩这种感情捉迷藏的技巧越来越上手,脑子本就没有咲夜好使的美铃有时也开始搞不懂咲夜的想法了;一方面,咲夜也变得越来越有女性的魅力,有时仅仅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让美铃身上酥了半边,美铃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克制,绝对不能控制不住自己让自己坠落深渊,却越来越迷失于与咲夜的这种暧昧关系中无法自拔。

后来美铃明显感觉到,咲夜有点急了。对于人类来说,青春就这几年,前几年咲夜还小的时候,还有时间和美铃躲躲藏藏,但现在咲夜需要一个确定。美铃每当看到咲夜对自己近乎直接地追求,自己却只能像之前一样打着哈哈蒙混过关,就由衷地感到愧疚——对不起啊咲夜,我不是那个能给你确定的人,因为我,是妖怪啊。其实美铃一直在等咲夜在人间之里之类的地方邂逅某个人类男性或者女性,转移开她对自己的这份感情,但是咲夜却还是一直注视着美铃一人,这目光让美铃倍感压力,却又倍感欣慰。

直到有一天,美铃站在红魔馆的大门外等着咲夜回来——只有在咲夜偶尔外出时,美铃才会一反常态地保持清醒不偷懒,倒不是怕咲夜回来的时候撞见自己在睡觉,而是咲夜不在家美铃总是放不下心来。此时美铃的目光正在放远、放远,直到视线所及最远的边界,咲夜外出时她总是这样等待着咲夜身影的出现,然而今天,当咲夜身影的那一个小点出现在美铃视线范围内时,美铃却眼尖地看到咲夜旁边还出现了一个小点。美铃几乎一瞬间就皱起眉来,红魔馆今天按理说不会有什么客人,咲夜今天只是去人间之里买菜而已,这是要把谁带回来?更何况,谨守礼节的咲夜如果要带客人回来的话,总是会走在前面一些带路,可是今天她明显是和对方并肩走着的。

美铃此刻感觉心里非常不舒服,尤其当那两人走近了一些以后,美铃已经看出来咲夜旁边那人是个跟她年纪相仿的普通人类少女,两人正有说有笑地并肩而行。美铃酸溜溜地想,咲夜你可别忘了红魔馆是个什么地方,虽然这里是你的家,但普通人类来这里可是很危险的好不好——两人再走近了一些的时候,美铃已经能清晰地看见咲夜脸上的表情,那一脸的灿烂笑容怎么就没在自己面前绽开过呢?咲夜怎么就没和自己聊天聊得这么开心呢?美铃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正在散发着一种怨气,但她此刻居然无力控制这种气。

那两人还没走到美铃面前便停下了脚步,少女笑着向咲夜挥手道别,然后就转过身原路返回了,咲夜也微笑着挥手,目送少女走远后才转过身继续向红魔馆走来。此时咲夜已经基本恢复到平时那种淡漠的表情,但美铃还是看见咲夜嘴角残留着方才笑容的余波。

“……你这是什么表情?”

不知不觉咲夜已经走到了美铃面前,盯着美铃皱眉问道。

“啊?什么我什么表情。”美铃心虚地放开抱在胸前的手,拍了两下脸颊。

“你在生谁的气吗?还真是难得看到你傻笑之外的表情。”咲夜挑了挑眉,揶揄道。

我还能生谁的气啊祖宗!还不是因为我难得看到了你严肃之外的表情啊!——美铃内心在如此咆哮着,面上却装作风轻云淡般为咲夜开门,然后装作随口问道:“我刚才看你和一个人类小姑娘一起回来的,可这里不是人类该来的地方哦?”

“我知道啊。”咲夜一边往里走一边回答,“所以我们才在那里停下了。其实我也没想和她一起走那么远,但没想到聊着聊着就走到这里了。”

美铃握着门把手的手又捏紧了几分:“哦?她是谁啊?看你们聊那么开心。”

“就只是一个也在做女仆的小姑娘啊,”咲夜似乎因为回想起刚才的种种而微笑了起来,“我跟她挺投缘的,有很多共同话题,嘛,虽然都是和家务活相关的东西了——”咲夜说到这里突然回头,然后露出了一脸坏笑,“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表情跟刚才我刚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一模一样。”

“啊?”美铃一时没反应过来,眨巴了几下眼睛才意识到自己眉头是皱起来的,眼皮是耷拉下来的,嘴角也是撇的,连忙把表情变回正常的样子。

咲夜看着美铃表情的这一系列变化似乎很开心,笑容也越来越大:“原来你在生我的气啊,还是说,是在生那个小姑娘的气?”

美铃语塞,不知该说什么才能重新把节奏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她刚憋出一句“我没有……”就看见咲夜已经扬长而去,自己便只得带着一种莫名的失落重回到工作岗位上。

美铃蹲坐在地上开始纠结。她此时才想起来自己之前一直都有的一种愿望——让咲夜喜欢上别人。美铃不禁开始开始苦笑起来,这算什么啊,咲夜还没跟那个女孩子发展成恋爱关系呢,只是聊得稍微开心了一点,她就嫉妒成这样。要是咲夜真的跟别人在一起——美铃光是想想就开始猛烈摇头想把那些画面全都逐出脑外。在红美铃平稳而绵长的妖生中,她还真的几乎从未仅仅因为感情问题而动摇至此。美铃感觉自己本来构筑了一座足够坚固的堡垒,之前咲夜那些微弱而频繁的攻势对自己来说只是隔靴搔痒,但她万万没想到有天咲夜居然带了一支大军,让美铃只想弃甲而降。

当天晚上,美铃正坐在床上想着咲夜,房门却突然被人敲响。美铃说了一句“进来”,门开了,来人正是咲夜。咲夜穿着黑色蕾丝的小睡裙,两条长腿就这样光裸着,让美铃都有些不知道该看哪里。

“关于今天的事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咲夜走过来在美铃的床上坐下,闭着眼睛微仰着头。

“没有啊,你和那个女孩子聊得那么开心,多了一个朋友,不是很好吗。”美铃不看咲夜,继续嘴硬。

“谁觉得好会摆出一副臭脸?”咲夜斜睨着美铃,步步紧逼。

“我现在觉得好了。”美铃便看向咲夜,挤出一脸笑容。

咲夜盯了美铃几秒,然后叹了口气继续说:“美铃,绕圈子说话没意思,我们都绕圈子绕了这么多年了,就不能直截了当地好好谈一谈吗?”

“谈什么,我觉得自己一直都挺直截了当的啊。”美铃继续笑着装傻,但她隐约感觉这个她用了好几年的招数可能已经不再有效了。

果然,对此,咲夜回应道:“美铃,你太小瞧我了,你在回避什么我一直都清清楚楚,但今天我也不想逃了。”她转过身直面美铃,一脸严肃的表情:“我现在明明白白告诉你,我喜欢你,你呢?我猜你也是喜欢我的吧,因为喜欢才会嫉妒,我说的没错吧?”

美铃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她没想到咲夜会真的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于是她反而笑着承认道:“是,我是嫉妒,但我那只是作为朋友的嫉妒啊。毕竟在红魔馆里咲夜你跟我关系最好了,所以看到有别人跟你有说有笑的时候,我身为你最好的朋友,当然会感到嫉妒啊——”

美铃看到随着自己的话语,咲夜的表情开始逐渐崩坏。当美铃说出“最好的朋友”那个词的时候,咲夜几乎一下子就红了眼睛。美铃说完后,咲夜带着哭腔追问:“你,当真是这么想的?”

美铃本想毫不犹豫地点头,但她突然不敢轻举妄动了。那个完美而潇洒的女仆长大人从未在美铃面前露出如此脆弱的模样,以至于让美铃觉得自己如果点了头,面前的人儿就会分崩离析粉身碎骨。

美铃真的很想抱住面前这个人,告诉她不是的,自己也非常非常喜欢她,可是,可是——怀中这个温度过不了多少年就会冰冷,这个房间过不了多少年就会变得空荡荡,现在享受了这一时的欢愉,到时候被咲夜抛下的自己该如何是好?

见美铃没有反应,咲夜低下头揪紧自己胸前的衣服继续剖白内心:“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很痛苦。我从很久之前就开始暗恋你,不敢表现自己对你的喜欢,但是……你又对我那么好,让我逐渐觉得自己可能有了一些希望……可是,当我努力去表现自己的感情的时候,你却还是对我像之前那样若即若离,我,我猜不透你对我是什么样的感情,怕自己得寸进尺又怕自己裹足不前。所以我有的时候真的很想离你远远的,这样我就不会被你对我的好而迷惑,可我又不想离开你;有的时候我也很想放弃这种感情,因为无法得到回应的话我还不如完全放下,可每当看到你我又会觉得很心动;有的时候我真的很希望你不要再对我好了,因为如果你完全不给我一点希望的话我会乖乖远离你的……可你还是这么温柔,甚至会因为我而嫉妒,于是我就这样误会了你对我的感情……”咲夜浑身颤抖着,把脸埋在手心里。

美铃听到这里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冷静克制,她伸出双臂把咲夜抱在怀里,咲夜的身体柔软而温暖,让美铃忍不住抱得更紧了些:“咲夜,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也是喜欢你的啊。”

自己怎么会错得这么离谱呢,美铃在心里责备自己,明明一直希望保护咲夜,让咲夜不要被别人伤害,但她从来就没想过,伤害咲夜最深的其实一直是自己。她因自己的自私而让咲夜陷入到这种两难的境地,她一直在考虑咲夜离开后的自己会如何痛苦,却从没想过和自己在一起的话咲夜会得到终生的幸福。美铃不想再绕圈子再打哑谜了,几十年后的事情就几十年后再说吧,最起码现在的她们会是幸福的。

终于听到想要听到的话,咲夜反而一下子哭了出来。美铃感觉咲夜的泪水打湿了自己的肩头,心里却从未感到如此满足过。如果能早点直面自己和咲夜的这份感情就好了啊,那样现在怀里的这个人就不会哭得这么厉害了吧——所以,你的余生,我会努力用幸福把它填满的。美铃带着灿烂的笑容仰起头,眼角有一颗泪珠划过脸颊。


The.end



最后的一点碎碎念:

本来我也想冷静、克制地写这篇文的,但最后感情还是暴走了(捂脸)

虽然写告白真的很爽,但我每次写得这么奔放都会觉得很自卑……真的很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像一些大佬一样写文全程打哑谜啊……

最后,谢谢看到这里的你!笔芯!

   
© 噗噗糖Silenxweet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