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糖Silenxweety

最近沉迷东方的偶像宅
姬佬,百合控,请各位小姐姐勾搭我,因为我害羞不敢勾搭各位小姐姐\(//m//)\
东方:痴迷八意永琳,萌帕秋莉,疼爱小恶魔,CPall永琳all主永远组&贤者组/勇帕露/秘封组/图书组/世界美咲剧场/寻宝组/青芳/etc持续产粮中,随着补档深入可能会不定时更新cp列表
偶像:单推BEJ48-郑一凡,BEJ48 TeamJ箱推,cp葛兰/兰杠/焦好/狗毛,杰尼斯担宫田俊哉,cp宫玉/横藤
其他:MLP稀有苹果(rarijack)原创小说更新可能,lolita&制服搭配更新可能
谢谢大家!♪(´ε` )

【永远组】圆满

*百合向,CP为永远组

*许久没写东方同人了,复健产物,渣预警


没有人知道八意永琳这颗可能是宇宙中最聪明的大脑在想着什么,即使是从小就从师于她、后来还和她一起生活了几千年的自己也不知道。窝在被炉里一步也不想动的蓬莱山辉夜一边剥橘子一边注视着门厅里那个已经堕落到给区区地上人制作风寒感冒跌打损伤药物的“月之头脑”,对方带着无论何时都没变过的微笑,态度礼貌端庄。辉夜试图从地上人所谓微表情的变化来解读出永琳目前的想法,但她不知道是第几千次还是第几万次又失败了,而得到的回应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是永琳在工作的间隙回过头朝辉夜微笑,询问道:“辉夜,有什么事吗?”这个时候辉夜也只能摇摇头翻个身背对永琳,用牙齿折磨橘子瓣外面那层柔软有韧劲儿的膜。


有些事,当时不去弄个明白,拖到最后就会变成习惯,再想去问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辉夜不知道自己是第几千次还是第几万次在永琳为自己端来饭菜或是突然一时兴起的时候想问一些她一直想要知道的事——她知道永琳一定会给她一个圆满的答复,永琳从不拒绝她的任何要求,虽然辉夜不保证永琳答复的真实性。但是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现在问这件事未免也太迟了吧?而且问到了这件事又能怎样呢?自己和永琳这种永恒的生活不还是得继续过下去吗?辉夜权衡了一下利弊最后还是没有开口,但这件事她又始终在意着,从没有完全把它抛在脑后过。


永远亭的时光平静而又漫长,在这样会持续到时间尽头的永远中,在这样已成定局的生活中,追问一个真相似乎没有任何必要。不管辉夜是否问出口、从永琳那里得到的回复又是什么,蓬莱山辉夜已经是服用过蓬莱之药无法回到月都的罪人,八意永琳已经是背叛月都仅仅忠诚于她一人的……仆从?老师?同居者?抑或是……恋人?


辉夜垂下眼帘,牙齿稍一用力,柑橘的酸甜在口中弥漫开来。屋外竹林因风过而发出沙沙声响,屋内永琳点着了火煎药,火星噼啪的声音随着熟悉的药味传来。于是辉夜又把身子转回来,心里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是在这大冬天想离火更近一点,却还是忍不住把目光再次投向某个陪伴了她多年的药师。辉夜看到,火光照耀下,永琳白发间竟有一颗汗珠滚下,滑过那小巧的耳旁,而永琳显然也意识到了,抬起手用那修长的手指将汗珠擦下,眼睛却一下也没离开过煎药的锅。


不知为什么,但这个小动作就像一个契机或者开关,让辉夜一下子就把自己酝酿了几百年的话漏了出来:“永琳,为什么?”


永琳一瞬间似乎被辉夜突如其来一句没头没尾的疑问弄得有些错愕,而这样的错愕正是几千年来辉夜最能感到欢欣的时刻——永琳这位从自己出生以来就以老师身份照顾、教导自己的长者,这位拥有全月都都叹服的无上智慧的智者,这位面上风平浪静头脑中却从未停止过计算分析预测而能在千年前就预见到某件事发生的谋略家,能被她一个除了身份尊贵之外别无能胜过永琳的地方的前月都公主弄到错愕,哪怕几秒,辉夜都觉得自己好像在一场无比持久的拉锯战中胜了一场大捷。


可事实上永琳就是只错愕了几秒便明白了辉夜所言何意。她眯起眼睛向辉夜投出一个微笑,然后又把目光放回面前的药锅中:“为什么啊——一方面当然是觉得,辉夜你突然被整个月都背叛,孤立无援,我身为同罪者和你的老师,不帮助你会是错上加错;一方面又觉得……”永琳微微垂下头,“算我是对自己盲目自信的一个惩罚吧。”


在永琳回答时,辉夜又掰了一瓣橘子,伸直手臂把它举到半空,挡住微透的纸窗上映着的那个月亮,使之成为一个室内的小小橘子月亮。辉夜皱起眉,难得回想起她们还在月都上时的永琳——那个身着华服被万人敬仰的永琳,那个微笑中隐含刀锋的永琳,那个在实验室里穿着白大褂好像不管什么污秽都无法侵染她的永琳……再看向面前这个终日忙碌在医生事务中,笑容一团和气,会流汗的永琳,诶?辉夜眨了几下眼睛,永琳不知何时关了火走到了她的面前坐下来,刚才还稍稍有点距离的身影现在突然近在咫尺。


“辉夜,我没有后悔,这么多年从未。”


刚才还鲜活存在于辉夜记忆中的各式永琳忽然全部集中到面前这个真切存在着的永琳身上,辉夜有些无法直视面前永琳的笑容,便扭过头把刚才举着的橘子丢进嘴里,赌气般说道:“哼,也就是说,你对我其实并没有……”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了下去,今天的被炉烧得有点太热了,把自己的脸都烧起来了,都是永琳的错。辉夜狠狠嚼着橘子想道,橘子也是酸的不好吃。


永琳却笑出了声,“我刚才还没说完呢,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辉夜的眼前突然出现一片阴影,还没等辉夜能做出什么反应永琳就擅自把她的下巴掰过来,俯下身,药味和柑橘味交融,两人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 噗噗糖Silenxweet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