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糖Silenxweety

最近沉迷东方的偶像宅
姬佬,百合控,请各位小姐姐勾搭我,因为我害羞不敢勾搭各位小姐姐\(//m//)\
东方:痴迷八意永琳,萌帕秋莉,疼爱小恶魔,CPall永琳all主永远组&贤者组/勇帕露/秘封组/图书组/世界美咲剧场/寻宝组/青芳/etc持续产粮中,随着补档深入可能会不定时更新cp列表
偶像:单推BEJ48-郑一凡,BEJ48 TeamJ箱推,cp葛兰/兰杠/焦好/狗毛,杰尼斯担宫田俊哉,cp宫玉/横藤
其他:MLP稀有苹果(rarijack)原创小说更新可能,lolita&制服搭配更新可能
谢谢大家!♪(´ε` )

高校星歌剧·愁海。同居30题01.相拥而眠

·高校星歌剧同人

·CP:空闲愁X月皇海斗

 

月皇海斗最近有一些烦躁,或者应该说不安吧,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绪都是因为自己的室友兼队友——空闲愁。

 

前几天的白色情人节,训练临近结束的时候空闲拿出了三个没有任何多余装饰的黑色盒子,递给星谷悠太、那雪透和天花寺翔,淡淡地说:“这是我今年份的友情巧克力。”

“谢谢!不过……”那雪在接过盒子的时候疑惑地问道,“月皇君的份呢?”

“我会在宿舍给他的。”

月皇刚才稍稍有些疑惑的心在听到空闲的回应以后安定了下来,同时也在心里悄悄觉得有些开心——那样的回应,就好像他和其他人都不同似的。

训练结束后,空闲和月皇一起回到房间。空闲果然从他的柜子里比较隐蔽的地方取出了一个盒子,和别人不一样的是,虽然还是朴素的黑色方盒,但上面却系了一条海蓝色的缎带。

没等月皇发问,空闲就主动开口:“这是我今年份的本命巧克力。”

 

——诶?

 

“月皇,可以和我交往么?”

月皇愣愣地看着盒子上那条缎带,心想怎么可能呢,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吧。他想问空闲是不是认真的,还想问他为什么会选择他,但是比起脑子他的身体先做出了回应——

“可以。”

月皇听见自己这样说。

 

之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相顾无言,空闲的手僵硬地凝滞在半空,端着那个巧克力盒子,月皇的手则紧紧地攥着衣角。两个人都一动不动,似乎都在想着什么,似乎都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却又都欲言而止。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铃声打破了沉默。空闲拿出手机,淡定地说了一句:“我要去打工了。”就把巧克力盒放在了书桌上面,然后小跑着出了房门。

月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珍重地把盒子收进了他平时放哥哥的杂志的箱子里面。

 

——结果,两三天了,空闲闭口不谈,月皇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两个人的关系反而变得有些尴尬,就连笨蛋如星谷都感觉到他们状态不对。

 

此刻,在空闲外出打工的情况下,月皇趴在桌面上深深地陷入了纠结之中。

无可置疑,自己是喜欢空闲的。和他当室友与其说是开心不如说是幸福。他们两个人都比较好静,相性也很良好,所以即使是在月皇发现自己的目光越来越被那个紫色的身影占据的时候,他也没有想过要告白——现在的生活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幸福了,虽然偶尔会因为空闲和虎石外出而感到郁闷。

他从没考虑过空闲喜欢他的可能性,更不用说告白了。然而现在他告白了却没有直说喜欢他,而且在他回应以后还稍稍开始躲自己——难道他只是在开玩笑么?空闲是会开这种恶劣的玩笑的人么?

 

桌面震动了起来。月皇伸手去拿书桌另一端的手机,然后他就看到了空闲发过来的短信——“今天加班,有可能晚归,别等我,早点睡。”

月皇看着手机露出苦笑。果然自己还是太在意了啊,明明如果是平时他会感觉很温暖的话语,现在却在怀疑他是不是在躲着自己。

草草回了一个“好的”以后,月皇郁闷地把脑袋埋在了臂弯里。

 

——然后,他就这么睡着了。

 

 

“……月皇?月皇?”

月皇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肩,在他坐起来并揉了揉眼睛以后才意识到是空闲叫醒了自己,“几点了……”

“快11点了。不是说了会好好睡别等我的么,这么睡会着凉的。”空闲一边脱外套一边有些埋怨似的回答。

“空闲……”月皇目光呆滞地喃喃道,不知是自语还是在向空闲说话。

“什么事?”

“——我们,算是恋人么?”

衣料摩擦的细碎声响停了。

“你是这么认为的么?”空闲的声音一如既往得淡定。

“……!”

月皇感觉自己的胸口好像被猛然击中了——好痛。月皇紧紧咬住嘴唇,那一刻他甚至有点怨恨空闲——为什么要先给他一个虚假的希望然后再打破它呢?

“……嘛,算了,就当我自作多情吧。”月皇强装淡定地站起来,不敢看空闲,就这样低着头向浴室走去。

 

手,却突然被抓住了。

 

“我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我不能确定你的想法。”

月皇回过头,空闲无比认真地看着他,用寡淡而真挚的语言向他传达着。

 

月皇屏住呼吸,直直看向那个素来不会出现任何情绪波澜的紫色眼睛。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么?这样说的话,这两天他也是在为了这件事情而感到不安么?

“你喜欢我么?”月皇开口。

“是的。不过,我没有想过你会答应。”

“那为什么要说出来?”

“——只是因为我想要让你知道,月皇你真的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和你的哥哥没有任何关系。虽然不知道你的想法,但是和你在一起我感觉……很温暖。”

 

真是的,这个人为什么能这么淡定地说出那么羞人的话啊?

感觉到自己脸上热度的月皇几乎想要以手遮面。

 

“那么月皇呢?你是怎么看待我的?”

“——不喜欢的话也不会答应的吧。但是,我是没有想过告白的,因为我也不觉得你会喜欢上我所以……很担心说了的话反而会失去现在的生活。”

“我可以把这句话当成‘和你在一起很幸福’来理解么?”

“我、我本来就是这个意思。”

月皇早就低下了头,不想直视面前这个会吸引他全部注意力的人。

“……”空闲松开了拉着月皇的手,然后月皇听见空闲说:“那,既然已经交往的话,做一些只有恋人才能做的事情……可以么?”

“什、什么?”

“我想抱着你睡觉。”似乎是不满月皇一直不肯直视自己,空闲用手指抬起了月皇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

“……随你便。——我要去洗澡了!”再也没有办法被这样羞耻的氛围所围绕,月皇推开了空闲,然后落荒而逃般地跑进了浴室。

 

月皇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空闲已经躺在了下铺床上,而且还是侧躺在墙壁旁边,很明显地给月皇留了一个位置。

月皇把灯关上,只留下一盏小台灯,然后僵硬地躺在了空闲旁边。

空闲的胳膊伸过来,月皇下意识地一躲,但还是被空闲收在了怀里,属于空闲的气息扑面而来。

“……很香。”

“啊?”

“我是说你。”

得到空闲一本正经的回答月皇却更加无法冷静了。为了遮羞(虽然没有什么必要)月皇的头一低,便靠在了空闲的胸膛上。

——剧烈的心跳,却并不属于自己。

月皇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下来——什么嘛,这个家伙明明也很紧张,却在面上装出那么淡定的样子!想到这里,月皇微微地笑了起来,轻声说道:“晚安。”

“——晚安。”

 

今夜,大概会是一夜好梦。

 

The.end

 

 

写在最后:

 

最近我居然不坑了!!终于找回了一点职业道德w

好喜欢愁海这对CP啊w一向喜欢紫蓝搭配的我简直无比满足!!

有一个不喜欢愁海CP的女孩子跟我说她觉得愁海两个都太冷静了配在一起没有萌点,我想说这就是萌点啊!两个都很安静的人应该关系会很好吧,那种虽然不说但是很暖的感觉w两个都闷骚纠结的人配在一起肯定会天生自带老夫老妻气场吧w

话说明明题目是相拥而眠但却在80%以后才到,果然我还是太啰嗦了w实际上想以这个为开篇把愁海的同居30题都写完的,因为要介绍交往的前因什么的所以显得虐了一点,相信我,后面是不会虐的(不过也不一定,我可是后妈啊→w→

希望没有OOC,以及好长时间没完结一篇文导致文笔似乎变弱了OJZ渣歉

 

对看到这里的你,鞠躬致谢!


   
© 噗噗糖Silenxweet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