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糖Silenxweety

最近沉迷东方的偶像宅
姬佬,百合控,请各位小姐姐勾搭我,因为我害羞不敢勾搭各位小姐姐\(//m//)\
东方:痴迷八意永琳,萌帕秋莉,疼爱小恶魔,CPall永琳all主永远组&贤者组/勇帕露/秘封组/图书组/世界美咲剧场/寻宝组/青芳/etc持续产粮中,随着补档深入可能会不定时更新cp列表
偶像:单推BEJ48-郑一凡,BEJ48 TeamJ箱推,cp葛兰/兰杠/焦好/狗毛,杰尼斯担宫田俊哉,cp宫玉/横藤
其他:MLP稀有苹果(rarijack)原创小说更新可能,lolita&制服搭配更新可能
谢谢大家!♪(´ε` )

【图源见水印】

恋はヒラひらり

 

·高校星歌剧同人文,CP:空闲愁X月皇海斗 

·灵感来源&推荐BGM:Goose house-《恋はヒラひらり》

·稍虐,HE,微竹马组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就变成了普通学校设定,Team凤是一个社团这样

 

 

 

    花びら舞い上がる空の下 打ち明けよう(在花瓣飞舞的天空下 表明心意吧)

    进め 进め 恋は ヒラひらり(迈进吧 迈进吧 爱正在飘扬)

 

 

“下个学期……我就要出国留学了。”

那是早春的某一天,社团活动结束后的六人正走在樱花还没开放的坂道上,很突然地,月皇海斗说道。

“……诶?!月皇你要转学了么!”星谷闻言大喊道,一脸快要惊呆的表情,随后他转过头向社长凤树问道,“凤前辈,这是真的么?”

“是,不过月皇也是前两天才知道这件事情的。”凤回答道,不过他一贯明朗的笑容此时却变得有些黯淡。

“为什么要转学呢?”那雪微微地皱着眉。

“……我哥哥以后应该要在国外开展事业,我们会全家搬过去的,不过在没有商量好之前,我家人没有和我说,因为他们不想让我学习分心。”月皇淡淡地说,眼神低垂。

“啊你这个家伙!虽然我们会分开,但整体来说可是好事啊,别摆一副臭脸嘛!”天花寺大声地说着,伸过手去揪了揪月皇的脸。

月皇满脸怒色地把他手打掉,然后也把手伸过去揪他脸。天花寺嚷着“我以后可是要靠脸吃饭的人!”边笑着躲了过去。虽然天花寺试图缓和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而产生的气氛故意和月皇像平时一样打打闹闹,但盘旋在六人上空的低气压却没有消散下去。

月皇在和天花寺说话间隙不经意看了空闲一眼,发现他正定定地看着他。在眼神对上的那一瞬间,两个人又都别开了视线。月皇低下头用手捂住心口,刚才空闲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着他?

——就好像,被抛弃了,而在哀求着一样的眼神。

 

 

机の向こう倾いてる背中 君の视线 窓の外向いてた(课桌对面倾斜著的背影 你的视线望向窗外)

「寂しくなるね」と动いた唇 君のいない教室 受け入れられるかな(双唇微动说著「要变得寂寞了呢」 没有你在的教室 是否能接受呢)

サヨナラ刻む 携帯のカレンダー(刻记在手机行事历上的离别)

怖くて见れないほど 好きだったんだ(害怕快要见不到你 原来这麼的喜欢你)

 

空闲这一天很稀有地没有在上课的时候睡觉,不过他的心思也没有放在正在上的课上。他用手肘撑起脸颊,微微歪头,遮挡一下自己有些热烈的视线。

斜前方,那抹海蓝色近在咫尺。而一直都十分认真的月皇今天似乎也没有好好地上课,他也以和空闲一样的姿势坐在课桌前,只不过,他的视线看向窗外。

——能像这样,偶尔在上课的时候瞥一眼那个近在咫尺的背影的时间还有多久呢?

空闲以为,至少还有一年多,他的生活会一直保持着这种步调,和歌剧社的朋友度过充满欢笑的每一天,和月皇海斗一起消磨在宿舍的时光,偶尔出门,在熟悉的店打工,或是和朋友出去玩,直到毕业。

然后,突然有一天被告知,这样的时间要开始倒数计算了。

不,其实也不能说改变了太多,但是——这其中一直贯穿着的最重要的那个人,马上就要不见了。

月皇稍微移动了一下身子,然后忽然转过头来,正好和空闲对上眼睛。月皇似乎是有些不解,对他皱了皱眉,凭着默契空闲也知道他想说什么:“怎么了么?这样看着我。”

而空闲只是摇了摇头,然后自然地移开视线,看向了刚才月皇一直在看的窗外。

这一看空闲才发现,窗外的樱花树似乎在一夜之间长了好多花苞,还有一些性急的已经抢先一步开放了。

看着被花苞映得格外漂亮的水蓝色天空,空闲心想,今年的春天怎么是以泪水开始的呢?

 

 

1メートル先 うつむく横颜 泣きじゃくって 困らせて ゴメンね(於1公尺前方 低垂的侧脸 啜泣著 让你感到为难了 抱歉呢)

慌てて差し出す ブルーのハンカチ 君のいない毎日 笑颜になれるかな(你慌乱地递出了蓝色的手帕 没有你在的每一天 是否还能展露笑容呢)

远くで笑う 君のぼやけた写真(你在远处笑著的那张模糊不清的照片)

消さなくていいよね 春が终わるまでは(直到春天结束之前 不会消失就好了呢)

 

那天晚上空闲走进宿舍房间的时候,看见月皇在他进来的时候似乎被吓到了一样颤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回头。

空闲有些感觉奇怪地走过去,却见月皇猛然抹了一下脸,然后慌慌张张地站起来模糊地说了一句:“……我要去洗手间。”就要往外走。

空闲下意识地抓住月皇的手臂,问道:“——你哭了?”

月皇微微抬头,眼圈有点红,颊上还挂着一颗没有掉下去的泪珠。“……我不想让你看见的。”似乎最后还是无法自欺欺人,月皇低声说道。

“虽然我能理解但是……没必要吧,以我们俩的关系的话。”空闲放下手中月皇的手臂,然后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从包里拿出来一方蓝色的手帕,“擦一下。”

月皇把脸上残余的眼泪抹掉,之后有些奇怪地看着手里的手帕。“这不是我的么?好久之前丢的那个……在你那儿?”

“……偶尔捡到的,忘记还给你了。”空闲微微顿了一下回答道,开始脱外套。

“哦,这样啊。”月皇把手帕收进自己的包里,然后躺倒在自己的床上。

“今天,为什么哭呢?”把外套挂在墙壁上以后空闲回过头问道。

“毕竟快要离开这里了,比想象到的时间要早那么多,稍稍有一些寂寞吧。”月皇有些悲伤地微笑着,“我从来都是不擅长面对离别的人啊,今天还找班主任拿了咱们班的合照,找凤前辈拿了我们社团的合照……明明大概过一段时间大家就会忘记我的,我却还是很在意啊。”

“——我不会忘记月皇的。即使是你到了别的国家也好,我也会和你保持联系的。”

“……”月皇看向空闲,似乎是在思考他这话有多少可信度,然后就笑了出来,“别安慰我啦,我能有这段很开心的时间已经很——”

“我有不认真地说过什么话么?”空闲打断他的话,“即使有新的室友,月皇在我心里也是……不可代替的。”

“——你也会说这种好听话啊。好啦,知道你是认真的,我也会和你保持联系的。”月皇的笑容里终于有了些高兴的成分。

“嗯,我去洗个澡。”空闲说完这句话以后走了出去。

月皇从床上坐起来,从包里拿出一摞照片,最上面是一张全班的合照,但其实它存在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掩盖下面的另外一张——

月皇拿出中间的那一张,上面是凤在一次社团活动中不小心拍到的空闲,正露出一脸很灿烂的笑容。

月皇看着那张照片,低声地说着:“我也,不会忘记你的。”

 

 

クラスのみんなで君を见送った(班上的大家为了送别你)

黒板の寄せ书き 忘れないでね(而写在黑板上的留言 不要忘记罗)

 

月皇要离开学校的那一天,正好是已经盛放过的樱花开始纷纷落下之时。

“樱花也在送别月皇君呢。”

歌剧社全员都站在教学楼门前,那雪笑着对月皇说道。

“就算到了外国也不能忘记大和之魂啊月皇。”天花寺拍了拍月皇的肩,月皇对此的反应是一如往常地轻蔑一笑,但话语却是:“知道啦,梨园的贵公子。”

“月皇,以后回来日本了还要一起出来玩哦!”星谷的笑容还是十分的灿烂。

“一路平安,还有,代我向你哥哥问好。”凤伸出手,难得郑重其事地和月皇相握。

“……保重。”空闲走上前,轻轻地拥抱了一下月皇,所有人都注意到,月皇头靠在空闲肩头上那一刻,眼睛红了一圈。

“那么,我走啦,再见!”月皇最后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在和煦的春风中伴着飘扬的樱花向校门走去。

一时间,五个人都还站在门口,默默无言,最先一个打破沉默的却是空闲,他静静地调转了头,走回了教学楼。

“空闲君……”那雪回头看着空闲离去的背影,呢喃着,“果然,是最伤心的吧……”

 

 

胸の奥で生まれた儚いトキメキは(在胸口深处所诞生的微弱心跳)

谁かに伝えられる时を待っている(在等待著传达给谁的时刻)

 

“唷,愁!你怎么在这儿呀?”

虎石把头探进钢琴教室,对正一个人弹着钢琴的空闲说道。

“……怎么了?我平常不都在这里么。”

“今天不是月皇要走么,你不去送送他?”虎石挠挠头,似乎在奇怪。

“我已经和歌剧社一起送完了,他现在应该已经走到校门口了吧。”空闲没有停下演奏,只是淡然地说。

“你不打算跟他表白?”

钢琴声戛然而止。

“现在还来得及,愁。我可是自认为虽然不比你了解你自己,但是能给你下更准确的决定哦。”虎石走出教室之前回头看了空闲一眼,“别让自己后悔。”

 

 

花びら舞い上がる空の下 駆けてゆこう(朝花瓣飞舞的天空下 奔跑而去吧)

涙で始まる春でもかまわない(以泪水展开的春天也不要紧)

 

花びら舞い上がる空の下 駆けてゆこう(朝花瓣飞舞的天空下 奔跑而去吧)

泣き颜の春も 绮丽に笑えるよ(带著泪颜的春天 也笑得如此漂亮呢)

长い影を伸ばし去り行く后ろ姿(将长长身影延伸远去的背影)

胸を张って 恋は ヒラひらり(挺起胸膛 爱正在飘扬)

 

月皇刚刚走到校门口的时候突然肩膀被重重地拍了一下。

他回头看,惊讶地发现是上气不接下气跑过来的空闲。“空闲你怎么……”

“——我还有话,没对你说完。”在顺过来气以后空闲说道。

“什么?”

“你急着回家么,如果不急着和我去一个地方好么?”空闲认真地看着月皇。

“可以倒是可以……喂!”手臂突然被拉住向前跑,月皇看着面前略有些凌乱的紫发,有些愕然——空闲这是怎么了?

 

把月皇带到一个周围都没什么人的地方以后,空闲停下了脚步。

“把我拉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是要杀人灭口么?”月皇开了个玩笑想缓和了一下气氛,却突然听见空闲开口道:“我喜欢你。”

“……为什么,现在说呢?明明我都要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过后,月皇轻轻地说道。

“一直都没有下定决心告诉你,但是……如果现在不说的话,我将来大概会非常非常的后悔。”空闲把住月皇的肩膀直直地看着他,“所以……你的回答是?”

“……”月皇别开了视线,不知所措地说,“我、我也不知道啊……”

肩上的手似乎是略有点失望地放松了一些力度。

“我明明已经做好了怀着思念活下去,和多年以后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也淡然面对的细想准备了……可是……突然告诉我……”

“——那至少在最后的这点时间里,确定我们只属于彼此,不好么?”

空闲抬起手捧住了月皇的脸,然后轻轻地,在月皇的唇上印下一吻。

“……这可是我的初吻哦,就这么被你夺走了。”羞红了脸的月皇难为情地说,但并没有任何反抗。

“也是我的啊。我的初恋要变成异地恋了,怎么办呢?”不知是不是因为太紧张,连严肃的空闲都开起了玩笑。

“——我也是啊。”

远处天空已经被夕阳映得泛起了金黄色,不时有樱花花瓣飘扬在上空,温暖而明媚的颜色,点亮整个春天。

而没有人的僻静角落处,恋爱正在飘扬。

 

 

君のいない教室 今日も朝がくるよ(没有你在的教室 今天也迎来了早晨)

进め 进め 恋は ヒラひらり(迈进吧 迈进吧 爱正在飘扬)

 

 

END.

 

————————

总算是又填完一个坑……不过个人觉得这次坑品不如上一次呢w没有打草稿就感觉没办法控制文字的质量了,大家请温柔地吐槽我w

最近一直被作业紧逼无法写同人(不然我有好多的婉羊脑洞呢!),然后某一天看到了《恋はヒラひらり》这首歌的中译歌词被那一脸的愁海feel击中!

然后冒着还有三项作业没完成可是4号就要出国然后直到开学才回来的情况开始完成这个脑洞……OJZ

顺便还有一首比较愁海feel的,就是阿酱的《右肩》,我真的很喜欢这种平淡中见真情的感觉w

其实为什么会觉得《恋はヒラひらり》这首歌特别愁海feel就是那句“机の向こう倾いてる背中 君の视线 窓の外向いてた”(课桌对面倾斜著的背影 你的视线望向窗外),让我想起了官方那张图!坐在愁斜前方的海斗!

下一次更文会是右肩还是30题还是新坑还是别的CP呢?

对看到这里的你,鞠躬致谢!

   
© 噗噗糖Silenxweet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