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糖Silenxweety

最近沉迷东方的偶像宅
姬佬,百合控,请各位小姐姐勾搭我,因为我害羞不敢勾搭各位小姐姐\(//m//)\
东方:痴迷八意永琳,萌帕秋莉,疼爱小恶魔,CPall永琳all主永远组&贤者组/勇帕露/秘封组/图书组/世界美咲剧场/寻宝组/青芳/etc持续产粮中,随着补档深入可能会不定时更新cp列表
偶像:单推BEJ48-郑一凡,BEJ48 TeamJ箱推,cp葛兰/兰杠/焦好/狗毛,杰尼斯担宫田俊哉,cp宫玉/横藤
其他:MLP稀有苹果(rarijack)原创小说更新可能,lolita&制服搭配更新可能
谢谢大家!♪(´ε` )

【原创百合三题】草莓·炼金术·做作

·和同桌的百合控同好约好一起写原创百合向的三题故事系列,下面是我的第一弹 

·虽说是百合向但并没有恋爱情节请注意w

·因为作者是个偶像宅,所以设定是地下偶像X偶像宅,题材可能会有些小众,里面会有不少SNH的梗w

·文笔渣,剧情狗血且神奇,请不要过度期待w

 

草莓·炼金术·做作

 

“Strawberry——Start!”

昏暗的小剧场里,在这句以可爱的声线喊出的口号响起以后,观众席上的五十几个观众爆发出欢呼声。舞台上灯光大亮,全部都投射在一个身材娇小、梳着双马尾、穿着印有草莓印花并装饰着层层荷叶边的水手服的少女身上。少女绽开笑容,和着音质并不好的伴奏舞动,手举着麦克风唱着甜腻的J-pop,气息不算太稳,但调子还是挺准的——

“今天也~想学会~恋爱的炼金术~让石头~般的我~金子一样闪烁~”

大多数观众都挤在了最前排的站区,近乎疯狂却整齐地喊着:“草莓莓!草莓莓!草莓莓!草莓莓!”站在边缘的一些人甚至现场在空地打起那种——好像叫wota艺的东西?

我坐在前排的观众席上,双手抱胸一动不动地看着表演,虽然脸上大概还是一脸冷漠.jpg,但其实在心里莫名地有些燃起来。

身边依稀有几个能明显看出是和我一样偶尔来看的观众,基本听了没几首歌就离了场——明明已经是30块的白菜价的票了,而且说实话这表演还不错,比我想象中的地下偶像好多了,不管怎样,中途离场总是不太好吧……不过我也算是能理解啦,毕竟站区这些大叔偶像宅,实在是有点有碍观瞻。

不过,我对三次元什么的,还是没什么兴趣啦。

这样想着时,少女结束了第4首歌,摆了个很可爱的POSE,然后深深地鞠了一躬。我看到她的汗水不断从脸颊边滑下,但她的笑容却还像刚出场时一般甜美。

“Hey!Hey!Hey Hey Hey!最甜不过——”少女把话筒伸向观众。

““草莓莓!!””

“大家好我是想成为中国第一业余偶像的草莓莓,谢谢大家来看我的公演!”少女——草莓莓再次深鞠一躬,站区的偶像宅们又沸腾了起来,一遍遍地call着草莓莓的名字。

——哦,天呐,我的姐姐也会在live现场变成这种人么?我看着自己手中攥着的粉色票根,想着。

我的姐姐作为一个名牌大学的博士生,大概谁也不会想到她平生最大的爱好居然是和这群大叔一样,是在日本和中国之间飞来飞去看各种日系少女爱抖露(IDOL)的LIVE,而且还是个无节操的博爱DD党(だれでも大好き,无论是谁都喜欢),所以今天我一个宣誓一生二次元的宅女之所以会来看这种三次元气息满满地地下偶像live,还不是因为某个在日本玩到忘了时间的傻缺哭着喊着求我不要浪费了她好几个星期前就买好的票而且用正版手办利诱我。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但我再次把目光移向舞台的时候,我就迎来了那个改变了我一生的瞬间——

舞台上的少女向着我的方向伸出手臂,带着完美的笑容与我对视。

然后,wink。

那弯成月牙的眼睛,那含情脉脉的眼神,那勾起的唇角……

啊啊啊这个人是天使嘛不然为什么这么可爱啊啊啊!!

而等我再次反应过来时,我才意识到曲子已经变成了一首抒情的歌曲,小天使站在舞台中央,用比刚才成熟一些的声线演唱着,而台下的偶像宅们也不再喧闹,而是安静地随着节奏摇动手中的荧光棒。

从那一刻开始,草莓莓的每一个动作,在我的眼里都那么闪闪发光。

 

原本发誓一生二次元的宅女景音,在16岁的这年夏天,变成了一个草莓莓一生单推。

 

“说起来,昨天公演那个母老虎没来诶,脱坑了么?”

9月1日那天早上,我趴在被窝里翻草莓莓贴吧里的贴子的时候,看到这条回复,手立刻顿了一下。

母老虎指的就是我。偶像宅似乎管我这种一动不动坐着看表演的人叫tiger,加上我又是个女生,虽然场场必到但从未和其他人交流过,所以变成了饭圈中有如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

脱坑了?当然没有,今天就要开学了,昨天当然是补作业补到凌晨,怎么可能去看啦……虽然好遗憾没能去,这种遗憾和连续签到断了类似。

默默在心里吐槽着,我继续翻着回帖——

“不过草莓开学以后公演也要变成一个月一次了呢。”

“草莓到底哪个学校的啊?几年级了?看样子才上初中呢。”

“不知道。草莓很有偶像觉悟的,从来没有曝光过。”

没错没错!Wuli草莓可是完美的天生偶像哦!虽然很想这样回复,但为了保持我一个潜水党的高冷,我还是忍住了手,只是把脸埋在床单里傻笑。

“小音!起床了!今天开学别忘了!”

老妈的声音透过卧室的门板传过来,我回应着爬了起来,顺手在草莓莓新更的微博上点了个赞。

 

“王语琢你听我说,前段时间我萌上了一个地下偶像!她叫草莓莓,超!绝!可!爱!她一开始在B站上发翻唱和宅舞,有一点粉丝以后开始在小剧场公演,她还会作词作曲,笑容超级甜,还有还有,她说要当中国第一业余偶像,因为她还是学生嘛,她特别有偶像觉悟的!你说她那么完美可爱的人,我怎么没早点认识她呢——王语琢你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听我说话!”

地铁上,我面前的好友一脸懵逼,于是我忍不住一个手刀打过去。

“不是,景音……”王语琢揉揉被我打到的额头,皱起眉问道,“你不是说一生二次元么?而且……你之前不是老跟我吐槽你姐,说什么不懂他们这些偶像宅?”

“我可不是偶像宅,我只是喜欢草莓莓!她简直就是从二次元走出来的妹子一样,我只会喜欢她一个,才不会变成无节操的DD党。”

“……你真病得不轻。”

“什么啊,你跟我去看一趟草莓的公演就知道她有多棒了。”

“我才不去。”

“30块钱白菜价的票,就能给你打开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得了吧你——嘿,比起这个我更想问你啊,我去文科班了,那我们中午还一起吃饭么?”王语琢终于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当然啊,除非咱们有了新的抱团同学,不然就一起吃呗。”

“好啊。——到站了,我们下车吧。”王语琢勾起嘴角笑了笑,然后我们一起在车门打开后下了地铁。

 

把昨天牺牲了一次草莓莓公演才补完的暑假作业一项不落地交给了各科科代表以后我才回到座位上长舒了一口气。

因为文理分班的关系,班里有些不认识的新面孔,比如现在坐在我前面——也就是王语琢上个学期的座位的女生。

班主任走了进来,没铺垫几句就提出要新分到我们班的同学做个自我介绍。我撑着下巴听着,新同学基本都是眼熟但不知道名字的人。这时我前面的女生站了起来,转身面对同学们。

那一刻我才看到她的脸。她不高,很瘦,留着男孩子一样的短头发,脸上没有一点笑容,不过五官很清秀,如果留起长发一定很好看。我这样想着时,她开始用有些低沉的声音说道:“大家好,我叫曹梅梅。”

——噗!

还好,我在即将喷出来的时候抢先一步捂住嘴——只是因为和自己的偶像名字很像就反应这么大未免也太脑残了,还好其他人都没怎么注意到。然而,大概是因为离得近吧,曹梅梅看了我一眼。

第一节课下课后,心里有点忐忑的我拍了拍曹梅梅的肩,曹梅梅转过头来,我赶紧赔上笑脸:“那个,曹梅梅同学,抱歉啊,我刚才喷出来不是因为你……”

“啊,我、我没在意的……”曹梅梅赶紧摆手,低下头脸就有些红了,声音小得像蚊子叫。

“那就好,”我松了一口气,便开始勾搭她,“我叫景音,刚才是因为你的名字很像我喜欢的一个地下偶像草莓莓啦!”

“恩……”曹梅梅把头低得更低,“我去接水了。”说着她拿起水瓶,起身向外面走去。

唉,果然不能随便向别人安利呢,尤其是不熟的人。我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拿出手机在草莓莓的微博里收图。

 

“@最甜不过草莓莓:晚上好w今天我突然觉得《恋爱炼金术》这首歌的歌词有改进的地方呢,所以就重新改了一下!毕竟是第一首自己写的歌,就是有特殊的感情呢~大家看了觉得怎么样呢?如果大家觉得好的话我以后就会在公演上唱新版本的歌词咯w”

开学一段时间以后的某一天晚上,正在写作业的我突然看到草莓莓更新了一条微博,于是赶紧拿起手机打开了下附的那张图——哦哦哦!草莓莓的字超级可爱!圆圆的,很有正统偶像的感觉啊。歌词比之前还要棒,真是期待下次的公演啊~我立刻上QQ把图发给王语琢,向她炫耀并不死心地安利我家草莓莓,然而她却秒回了我一个“魔怔”。

“哼,你们这些凡人,都不懂草莓的好。”我回道,然后哼着《恋爱炼金术》继续写作业。

不一会儿,手机发出了一声短暂的震动。我拿过手机来,王语琢又回了我一条:

“我说啊,热恋中的小情儿都比不上您内傻样儿,把人家吹得跟天仙似的。”

——我家草莓莓就是天仙怎么地!

 

但是第二天就发生了奇怪的事。

 

上午某一节课间,从厕所回来的我在往自己座位走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一张活页纸,我赶紧把它捡起来,抖落抖落,但当我不经意看到纸上面的内容时,我愣住了。

是——《恋爱炼金术》的新版歌词。

我赶紧回到座位上,打开手机找到那张歌词的图,两张放在一起对比——

字体,一模一样。纸……除了手里这张被我印了一个脚印子以外,也没有任何区别。

这是怎么回事?

我四下里望望,附近座位上的人除了我和曹梅梅以外全都是男生,无论怎样也写不出这么少女,而现在曹梅梅并不在座位上。

可是曹梅梅……除了名字,和草莓莓完全是两个人啊。

且不提草莓莓那可爱的双马尾和曹梅梅超短发的区别,曹梅梅完全就是个害羞的三无少女,哪里会像草莓莓一样元气满满啊。说话的声音也完全不在一个调上。一个永远满分笑容一个永远面无表情。

怎么可能是一个人。

一定是她听说有一个和她名字很像的地下偶像于是入坑了,然后仿造了一份,一定是这样。我拼命在心里这样说服自己。

午休时曹梅梅一直在找东西,还不停在书包和书桌里翻腾来捣鼓去,最后她停了一会儿,然后转过身来,一张小脸涨得通红,问道:

“景音……你有没有看见一张活页纸?”

“啊,我看见啦,来给你~”

——我本来应该这样回答的。

可我最终并没有,我只是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说:“诶?什么活页纸啊?对不起我没有看见……”

“……没看见就算了,谢谢。”曹梅梅顿了一下回答道,嘴角微微勾起后转了回去。

而我却在那里心虚得不行——对不起,曹梅梅,草莓莓,可是我真的不想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去。

这样想着,我用手机在订票网站上订了草莓莓这周六公演的票。

 

“Hey!Hey!Hey Hey Hey!最甜不过——”

““草莓莓!!””

虽然我在其他时候还是一个高冷的tiger,但是这种call其实我是会跟的。

刚才听完了4首前座曲,我就完全把之前几天的烦恼全忘光了。这么元气这么可爱像天使一样的草莓,我怎么可以怀疑她呢?

“大家好我是想成为中国第一业余偶像的草莓莓,谢谢大家来看我的公演!”草莓莓带着完美的笑容深鞠一躬,然后说道,“今天的MC呢,就来分享一下我前段时间的一件蠢事吧~大家还记得我上次发的《恋爱炼金术》的新歌词嘛~?”

“记——得——!”

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嘿嘿~”草莓莓有些不好意思地歪头一笑,“其实吧,前几天我为了练习就把歌词带到学校去了,然后就弄丢了……怎么找都找不到,只好再抄了一遍,还好我有立刻拍下来给大家看哦,不然就连备份都没有了呢。”

——一定是巧合。

对啦,这一定是巧合,草莓莓连粗心马虎都这么可爱呢。

可是,为什么,身上越来越冷了呢?

我瑟缩在座位上,草莓莓甜美的歌声,偶像宅们的call声,好像离我越来越遥远,变得虚幻了起来。

结果那一天,在偶像宅们喊着安可的时候,我走了出去,这是我第一次没有看完全场。

没办法,实在太冷了嘛,所以我到邻近的咖啡厅里喝了一杯热巧克力暖暖身子。

对了,今天我提前出去了,估计贴吧上又会有人说“今天那只母老虎没听完安可就走了,果然是出坑了吧。”

但我不想管了。真的,这种事,怎样都好。

 

十一假期之前惯例有个运动会,每年都能拿下50米冠军的我今年却直截了当地告诉体委:“我不报。”

“为什么!”体委一脸抓狂,“你不上了我们怎么办!”

“……抱歉啊,我最近状态不太好。我算过了,运动会那天大概是我大姨妈来看我的第二或者第三天。”

后一句是骗人的,此刻我的身体里正在汹涌澎湃。

但我最近的确状态不太好,上了场也不一定保证之前的水准。

“这样啊……那也没办法了。派谁上呢……”体委拿着报名表皱着眉点人,突然抬起头冲我斜后方喊了一句:“梅梅!你能上女子50米么?我这儿缺一个人!”

我顺着她视线望过去——正在写作业的曹梅梅转过头来,一脸懵逼,几秒之后点了点头。

天啊,怎么偏偏是她?

自从上一次公演连我自己都没法自欺欺人以后,我就稍微有些疏远曹梅梅,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沉迷于草莓莓。

王语琢都觉得我不对劲,时常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或是在地铁上问我怎么了,但我还是没告诉她。

毕竟我手里的证据再确凿,当事人不承认我也没办法。

而我……根本就没有勇气去问。我怕曹梅梅真的向我承认她就是草莓莓,或者在她否认之后再被我揭穿。那还不如就先这么拖着,这样我还可以明面上保持和曹梅梅的友善关系,同时在心里保留着草莓莓的美好形象。

 

可惜,天不从人愿。

 

运动会那天,因为我什么项目都没报,所以临时被委任当摄影师给班级拍照留念。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难得让我这半个月都处于雾霾天气的小心灵稍稍放晴。

高二年级女子50米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赶紧到终点线去准备。没想到曹梅梅看上去挺小只,小短腿倒是捯得飞快,居然成为我们班唯一一个打进50米决赛的女生。

“砰”,不远处令枪响起,选手们开始跑动。曹梅梅在一群大高个儿中显得尤为显眼。她憋红了脸,眉头紧锁,风把她的短发吹得乱七八糟。我忍不住想象起草莓莓若是跑50米的话该是什么样子——大概会垫底,也许还会平地摔,摔倒以后自然变成可爱的鸭子坐,“嘿嘿~”地笑着说:“哎呀~草莓莓又搞砸了呢~”……

正当我脑补着美好的画面时,突然我感觉到一阵风从我脸庞刮过。我才反应过来选手已经跑到了终点线,便赶紧举起相机抓拍。

“梅梅是冠军!耶!”我听到我们班几个女生的尖叫声,体委更是冲过去把曹梅梅抱在了怀里,曹梅梅也难得地绽放出了最灿烂的笑容。

——那个笑!

纵然心下一惊,我按快门的手也没有停下。

中午要吃饭了,趁着在文科班的王语琢还没过来找我,我坐在我们班看台上开始整理上午拍到的照片。

我一边看一边删掉一些拍糊的,等翻到女子50米决赛的照片时,我的心开始狂跳起来。

然后我掏兜把手机拿出来,颤抖的手有些拿不稳手机,但我还是从手机相册里翻出来一张草莓莓跳舞时的照片,用两只指头挡去她的双马尾。

——草莓莓,如果忽略她化得并不算好的舞台妆的话,和笑起来的曹梅梅长得一模一样。

手机震了一下,屏幕上方滑下来一个横幅。我下意识地点开,原来是草莓莓发了一条微博——

“@最甜不过草莓莓:中午好~下一次公演因为是生日公演前的最后一次,所以已经决定开握手会了!公演票即是握手券,一张可以握60秒~不过恕草莓拒绝和同一个人连续握5分钟以上,请不要过于重复购买w因为草莓莓是大家的偶像!草莓莓没有幕后团队,只有剧场的工作人员维持秩序,不过我相信喜欢我的饭们都是很温柔的人~周六不见不散w”

我盯着那条消息,一动不动。不知过了多久,肩从后面被拍了一下。

“……诶呀妈呀,吓死我了!”我一个激灵,惊恐地向后一望。王语琢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干啥呢,吓成这样。去不去吃饭啊?”

“去,去,当然去。”我扯出一个笑脸,把相机和手机都搁包里以后追上了王语琢。

 

——结果,我还是来了。

剧场的灯光头一次打得大亮,六十几个人排成一列大长队,手里拿着或多或少的粉色握手券,等待着到最前方和偶像握手。

我站在队伍靠后的位置,听着耳机中草莓莓的歌等待着,随着队伍一点点前进。

我不知道这些人里现在最高兴的是谁,但我知道最紧张的人肯定是我。

排队过程中不知道有多少次我想拔腿离开,然后自欺欺人到最后一刻,但每当我看到手中那张伪装成fan letter的歌词,我都还是忍住了。

终于,我前面只剩下了一个人。草莓莓带着满面笑容和我前面那个胖胖的大叔握手、聊天,然后在时间到了以后用最甜的声音跟他说“拜拜”。

我上前一步把握手券递给她,还没来得及擦掉手心因为紧张而冒出的汗双手就被草莓莓温软的小手握住。草莓莓向我绽放笑容道:“晚上好哦~”

我深吸一口气,开口道:“……曹梅梅。”

我看到草莓莓的笑容一下子僵硬了,但马上又调整过来娇嗔道:“是三声,草~莓~莓~啦!真是的,明明每一场公演都有来,怎么还会把草莓莓的名字叫错呢~?”

我勾起嘴角,却不是在笑。“抱歉,太紧张就叫错了。这是我想送给你的fan letter。”我伸手把包着歌词的信封递上。

“真的啊?好开心~”草莓莓双手接过我的fan letter,在她即将要把它收起来的时候,我打断她道:“有个不情之请,在这里看可以么?”

“啊,好的w”草莓莓打开信封,取出那张活页纸。在她展开它的时候,我看到她的手颤抖了一下,但脸上还是挂着笑容。

良久以后她抬头冲我微笑道:“谢谢你的应援!”然后在工作人员提示她时间已到以后用和刚才别无二致的完美表现向我挥手道别。

而等我从剧场里走出了,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而腿也几乎软到走不动路。

回家吧,然后再也不来这里了,很早以前就订好的生日公演票也卖了吧。我捂住脸,不想让路人看见我的眼泪。

但手机偏偏在这个时候震动起来。

我抹了一把眼睛,把手机从兜里掏出来,屏幕上赫然一条微博私信,发信人是@最甜不过草莓莓:

“来一下剧场旁边的咖啡厅好么?”

 

我来到咖啡厅的时候,草莓莓——或者应该说曹梅梅已经换下了那身演出服,取而代之的是最普通的白衬衫和牛仔裤,但还是双马尾的发型。

我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这时我才发现她已经把妆卸掉了,很明显能看出来,除了发型不对以外,脸完全就是曹梅梅本尊。

沉默了一会儿,曹梅梅把双马尾假发取下来,露出了里面有些乱糟糟的,男孩子一样的短发。

“……对不起,一直以来瞒着你。”声音也变成了曹梅梅的低沉key。

“其实开学第一天我就知道你是哪个一直都有来看我公演的tiger小姐,但……除去偶像身份的我其实一点也不像偶像的,会让你失望吧……就没有……”

“——那为什么要当偶像呢?”我听见我的声音很冷。

“诶?那、那是因为……”对面曹梅梅似乎想要解释,然而我不等她说完就喊了出来:

“明明就只是个特别内向的小女生!明明就只是个面无表情的面瘫!明明在生活中一点也没有正能量!为什么要装出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卖萌当偶像啊!!我想要的草莓莓才不是你这样的人!!”

“我……!”泪眼朦胧中我看到曹梅梅一脸慌乱的表情,但我还是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哭喊道:

“你知不知道你显得很做作!”

曹梅梅颤了一下,眼角流出两行泪。我一秒也不想再待在这里,抓起包就冲了出去。

临走时听到的那句带着哭腔的“对不起”,大概只是错觉吧。

 

我已经想不起来我是如何才回到家的,只记得在我打开家门看到刚从日本飞回来的姐姐时,我们俩都被对方吓了一跳。

“小音,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姐姐伸手去擦我脸上残余的泪痕,而我却再也受不住,扑到姐姐的怀里就大哭了起来。姐姐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不住地拍着我的背,等我稍稍平静下来以后,姐姐把我拉到她房间里,问我:“到底发生什么了?……失恋了?”

“不是啦……”我嘟囔着,“是因为草莓莓。”

“……唷,”姐姐松了一口气,笑道,“你才萌偶像几个月啊,就为偶像哭成这样?你姐姐我当了十年偶像宅了都没掉过几颗眼泪。”

“你的推那么多当然不在乎了!可我只有她一个单推啊!”有些窘迫,我只得如此反驳。

“是~是~我花心行了吧?诶,你可还没跟我说呢,到底为啥啊?”姐姐一脸揶揄地问我。

然后我就把这件事情的全部过程都跟姐姐说了,姐姐一开始还颇为不在意地笑着,到后面就严肃了起来。等我说完我们刚才在咖啡厅吵的那一架以后,姐姐长叹一口气道:

“小音啊,都怪姐姐我不好,拉你进坑还没告诉你偶像宅的规矩。”

——什么意思?

“偶像宅的规则一,喜欢偶像在舞台上的角色就够了,对偶像的私生活要保持尊重。”姐姐用讲课一样的语气棒读着说道。

我无法置信地看着姐姐。“这么说还是我做错了?可是明明受骗的是我啊。”

“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姐姐伸出了两个手指头,“偶像宅的规则二,不要神化偶像。偶像不是二次元角色也不是天使,她们都是普通的小女孩子,会有自己的缺点和秘密,你看你就是典型的把自己虚幻的妄想加到了「草莓莓」这个形象上,可是除去偶像身份的草莓莓即使再不堪跟你有关系么?你推的是草莓莓这个偶像不是这个人。”

“……”我垂下目光。

“更何况草莓莓私底下也没做什么啊,根据你的描述,没有男朋友没有不良嗜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还是一朵清纯的白莲花,不是很好么?我都想推她了诶。”姐姐本来又在吊儿郎当地笑,但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一般沉下了脸,“对了,刚才你说了一句话,虽然我觉得在你这么消沉的时候说不太好,但我听到挺生气的。”

“什么?”

“怎么可以质疑她做偶像的资格呢?你根本没有资格这样评价她。人家做不做偶像是自己的事情,只有永远都勇往直前的人才能做偶像?别傻了,这个孩子能这么保持平衡已经不容易了,更何况她只是个没有幕后团队的小地下偶像。小音,好好想想吧,不管你是否还打算推她,最起码在这一点上,我希望你能向她道歉,反正你们是前后桌,很容易说吧?”

我晕乎乎地站起来走向自己的房间,打开灯,书桌上明晃晃放着一张粉红色的票。我把它拿起来,然后就那样凝视着它,很久很久。

 

“今天也~想学会~恋爱的炼金术~让石头~般的我~金子一样闪烁~”

甜美的歌声一如既往,偶像宅们的应援声一如既往,而我今天却并没有在观众席上一如既往地当tiger,而是站在了剧场最后面的一片阴影里。

本来为了草莓莓的生诞祭,我不仅练习了wota艺,还特意订了站票,然而当时我却并没有想到这个举动在另一种意义上帮助了我。

——我今天不想让曹梅梅看见我。

在那样地骂了她以后,再来看她的公演,如果被她看见的话不仅两个人都会很尴尬而且她可能还会胡思乱想没办法好好演出呢——当然这只是我的想象,毕竟草莓莓的偶像觉悟,不吹不黑,还是很高的,所以不被影响也说不定。

但是,果然还是想看,想再一次从剥除了粉丝盲目崇拜的视角,看一看这个小偶像。

——不过果然和一开始不一样了,因为知道了这个名为“草莓莓”的完美偶像外表之下有一个名为曹梅梅的内向少女的内核,也曾经那样地喜欢过她,所以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样给胸口酝酿着的这份感情命名。

“Hey!Hey!Hey Hey Hey!最甜不过——”

““草莓莓!!””

然而今天的call却不止这一点,不知是谁起了个头:“Se——no——!”前面站区全体一起整齐地喊着:“生——日——快——乐——!”

“……谢谢!”曹梅梅捂住嘴,眼睛闪闪的似乎有些泪光。接着她就一如既往地深鞠一躬道:“大家好我是想成为中国第一业余偶像的草莓莓!谢谢大家来看我的生日公演!”

今天的call声格外地响亮和持久,等到声音终于小下来以后曹梅梅才开始带着微笑说起今天的MC:“今天真的特别开心,居然有这么多人愿意支持我、陪伴我,这在以前的我应该想都想不到吧,果然能成为偶像真是太好了!嗯,怎么说呢,其实,在成为「草莓莓」之前的我,包括现在不以偶像的身份生活时的我,一点点偶像的感觉都没有。前段时间也被朋友温柔地提醒了……”说到这里,她稍稍低下了头,“就像是分裂成两个人一样的感觉,我也有思考这样到底好不好,要不要……放弃、什么的……”

台下响起了些骚动。

“当然啦,现在已经不再迷茫了哦。”曹梅梅见状歪头一笑,“像偶像一样闪闪放光的是我,在私下里一点也不像偶像的也是我,可能我就是只能在舞台上放开的人吧。我只是……不想让喜欢我偶像这一面的人,被我不像偶像的一面吓到哦!我可不是什么腹黑角色,只是单纯喜欢做一个偶像的感觉!”曹梅梅像是宣誓一样,把手指向台下。

诶?曹梅梅的笑容,怎么突然模糊了?我眨了眨眼睛,那里好像滚出了什么液体,温热的,一道一道的,从我脸颊上滑下。

——什么温柔的提醒啊,明明就只是被一个脑残毒唯饭狂喷了吧?你明明是比任何人都要出色的偶像啊,我怎么可以去质疑你做偶像的资格呢?

我低下头用手捂住脸,无声地哭泣。

 

“——曹梅梅!”

剧场附近,在我前面大概三步远,有一个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裤的短发少女正在走着。听到我喊她的名字,少女明显颤抖了一下,转身却不敢对上我的视线:“景音……”

刚才跑得太狠了,几乎把剧场周围都跑遍才看见正准备回家的曹梅梅。我扶着膝盖长长地喘了几口气,然后鞠了个曹梅梅在舞台上鞠得那么深的躬,大声说道:“对不起!”

“……不是你的错啦。”几秒的沉默以后,曹梅梅的声音从我上方传来,“不是你也迟早会有人发现我的两面做派的……”

“别这么说!”我抬起头,曹梅梅虽然没有笑,但是眼神却很柔和,“我、我怎么可以质疑你做偶像这件事情呢……我姐姐告诉我,偶像宅本来就不应该去关心偶像的私生活,更不能把偶像神化,是我私自把你以为是天使一样的人,从来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

“没关系的,做偶像就是要给饭正能量啊,如果我是草莓莓的时候有给你带来正能量就好了……”

“有带给我啊!比如今天!看完今天的生日公演我已经决定了,不管你是叫草莓莓还是曹梅梅,我所喜欢的,就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

是错觉么?路灯下,曹梅梅的脸上泛起了红晕。

“以后……我会好好为你应援,为你打call打wota艺给别人安利什么的都会做的!所以……”我把双手握成拳头放在胸前,向前探出上半身,“请让我继续当你的饭!”

曹梅梅呆了两秒,随机“噗”地笑了出来,“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能了么?没想到高冷的tiger小姐终于要变成wota了呢。”

——这是我第二次,看见「曹梅梅」的灿烂笑容。

“你怎么回家,坐地铁么?”夜风中,我和曹梅梅并肩走着。月光和路灯把曹梅梅的侧脸打得十分柔和,我才意识到其实这样的曹梅梅其实也很可爱。

“对的,10号线内环,你呢?”

“我也是!——哦,对了,你平常和谁一起吃饭啊?”

“嗯……平常一个人比较多吧……”

“那,要不,以后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我盯着曹梅梅,曹梅梅睁大了眼睛和我对视了一会儿以后低下头又微微地笑了起来:“……好啊。”

 

等我想起来某件事要问曹梅梅的时候,已经是我们俩相熟以后很久了。

“说起来,草莓啊,当初握手会你给我发微博私信的时候,怎么知道那是我的?”

“这个啊,抱歉,暂且保密哦。”

 

偶像这种东西啊,大概也是一种神奇的炼金术吧。

能让石头一样的女孩子,像金子一样闪烁。

 

The.End

噗噗糖Silenxweety

 

【小小后记:虽然大概没什么人懂,但其实草莓莓原型是AKB的込山榛香哦,就是我在AKB的单推,这也是为什么女主角叫(向)景(地美)音w komion大法好!所以其实是在给自己的推洗白“我家komi才不是腹黑,她只是不想让我们看到她不像偶像的一面!”抱着这样的想法……完全就是my pace嘛233希望有机会还可以写她们的故事,也许以后就有恋爱情节也说不定呢?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 噗噗糖Silenxweet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