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糖Silenxweety

最近沉迷东方的偶像宅
姬佬,百合控,请各位小姐姐勾搭我,因为我害羞不敢勾搭各位小姐姐\(//m//)\
东方:痴迷八意永琳,萌帕秋莉,疼爱小恶魔,CPall永琳all主永远组&贤者组/勇帕露/秘封组/图书组/世界美咲剧场/寻宝组/青芳/etc持续产粮中,随着补档深入可能会不定时更新cp列表
偶像:单推BEJ48-郑一凡,BEJ48 TeamJ箱推,cp葛兰/兰杠/焦好/狗毛,杰尼斯担宫田俊哉,cp宫玉/横藤
其他:MLP稀有苹果(rarijack)原创小说更新可能,lolita&制服搭配更新可能
谢谢大家!♪(´ε` )

【宫玉】他化为清风

·kis-my-ft2同人文,CP宫田俊哉x玉森裕太

·虐向,死捏他有,剧情狗血,雷者勿入



“……宫田。”

Kismy全员的节目收录结束后,七人一同从乐屋走出来。突然,在队尾的玉森裕太叫住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宫田俊哉,小跑着过去了。

“嗯?怎么了,玉?”宫田报以一如既往的温柔微笑。

“待会儿有事吗?没有的话,要不要一起吃个饭?”玉森戴着毛茸茸的毛线帽,又穿着立领的大衣,只露出一张小小的脸,凑过来看着宫田。

“嗯……没事是没事的,好啊。”宫田正了正他戴着的黑色毡帽,然后又笑了一下,“……虽然,好像很久都没有这样了呢。”

“那,我们几个都坐经纪人车走咯,你们俩一起走走?”北山说道,剩下的四个人都带着一脸揶揄的笑容。

“……嗯。”玉森微微低下头。



冬日夜长,虽然才5点多,但天已经黑了。宫田和玉森戴着墨镜并肩走在街道上,半天却无话。

“……那个,玉啊,”走着走着,宫田突然开口,脸上带着几分暧昧的笑容,“跟你说个好玩的,前几天舞祭组的击掌会,一个粉丝居然带着一脸担忧的表情问我和你还是朋友吗?我……”

“——你肯定又骗她说我和你一直是大亲友什么的吧。”玉森却突然截断了宫田的话头,“明明私底下早就没有接触了。”

“啊呀……别说得这么绝情嘛……”听到这句话,宫田抖了一下,眉尾也耷了下来,“你明明知道在我心里你依然还是特别的存在的,虽然现在我们距离远了。”

“我,当然知道啊。”玉森微微低下头,“而且,说得好像我不是这样似的……”

“所以——”

“不行,已经无法再回到过去了。虽然对于我们来说对方都是特别的存在,但是也都各自有了更要好的朋友了吧。”说着玉森又抬起了头,“所以,就,维持着身为偶像公式的亲友关系就好了。”

“嗯……”宫田默默拉扯了一下嘴角,却没有扩大笑意。

这时宫田的手机传来了震动的声响。宫田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皱起了眉:“什么,接下来的工作……”

“我看看我看看。”玉森一这么说,宫田就把手机递过去给他看,于是玉森也皱起了眉头:“呜哇,这安排,暂时不是除了常规的工作之外什么都没有了吗。”

“是啊……”宫田叹了口气,收回手机,“没想到会这样呢,就像是自己一年的努力都白费了一样——”

“再给我看看。”玉森又伸出手,宫田便再次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玉森似乎是反复确认了半天,才终于把手机还给了宫田,宫田也在确认后放弃般地摇了摇头,再把手机收回了兜里。

“算啦算啦,咱们先说今天晚上吃什么吧。”说着两人已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宫田伸出手向前指,“你看对面那家西餐厅,是不是看起来挺不错的样子?”

“行啊,我是没有问题。”

因为是红灯,两人便同时停下脚步。这时玉森也感觉到自己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几下,便低下头把手机取出来确认。

——然而此刻玉森却没有看到,因为转换成了绿灯,所以宫田已经往前走了几步。

后来的玉森无数次想过,如果自己当时没有确认消息,或者最起码早了几秒抬头,结局会不会就会改变。

一阵风吹过,宫田因脸部被吹而微微眯起眼睛。此刻不仅是他和玉森,整条街上都没有人注意到马路上有一辆中型面包车正有点反常地横冲直撞了过来。

这时玉森确认完了手机上刚发过来的信息,抬起了头。此时那辆面包车的距离已经近得能让人听见高速冲过来的声音。玉森张大了嘴,大声喊了一句“宫田——!!!”同时把手臂伸了过去。

宫田此刻听到玉森的声音也似乎意识到了危险的逼近,于是回过了头,手也伸了过去——


轰隆。


咦?

前一秒还在自己眼前的手在自己眼前的人

怎么就,没了呢?


玉森的手臂滞在半空,眼睛也完全睁大,大脑中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从十年前开始就每天陪在自己身边,刚才还在一起打算去吃饭的人,去了哪里呢?

可是,身体却仿佛明白了什么一般,开始剧烈地颤抖。


周围已经开始喧闹起来了,在那被迫停下、车头沾了血的面包车旁,已经有一圈人围起来了一个什么。玉森的意识好像现在才飘悠悠回到了自己的体内,于是他便如同僵尸一般,摇摇晃晃走向了那一圈。所有人都挤在那里看着,根本没有人给玉森让地方,可是玉森还是拖着自己虚弱的身体用蛮力挤进了最里面的那个圈。

玉森不想回忆自己在那一刻看到了什么,他只记得自己眼里好像已经什么也看不到,只能任由完全脱力的身体向下滑、滑,直到蹲在地上。

又是过了多久,眼泪开始涌出,大颗大颗,直接往地上掉。可能在旁人看来玉森是在盯着那个可怜的死者的遗体,但是玉森却知道自己并没有看到自己眼前那血红的一团,而是看到他最熟悉的搭档,带着他最熟悉的笑容,慢慢变浅、变淡,而他却连伸出手、抓住他、求他留下的最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恍惚间玉森感觉到似乎有一个不大的重量在他肩上按了按,但是没过几秒,那重量便随风远去了。

   
© 噗噗糖Silenxweet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