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糖Silenxweety

最近沉迷东方的偶像宅
姬佬,百合控,请各位小姐姐勾搭我,因为我害羞不敢勾搭各位小姐姐\(//m//)\
东方:痴迷八意永琳,萌帕秋莉,疼爱小恶魔,CPall永琳all主永远组&贤者组/勇帕露/秘封组/图书组/世界美咲剧场/寻宝组/青芳/etc持续产粮中,随着补档深入可能会不定时更新cp列表
偶像:单推BEJ48-郑一凡,BEJ48 TeamJ箱推,cp葛兰/兰杠/焦好/狗毛,杰尼斯担宫田俊哉,cp宫玉/横藤
其他:MLP稀有苹果(rarijack)原创小说更新可能,lolita&制服搭配更新可能
谢谢大家!♪(´ε` )

【永远组】正因为我们拥有永远

*百合向,CP为永远组(微竹林组)

*思索关于竹林与永远异同时得到的灵感

*虽说是永远+竹林,但不死组之间也有些特别的感情,雷者慎入


——蓬莱山辉夜与藤原妹红的第19042次决斗结束了,或者说应该叫暂时休战呢?

八意永琳坐在廊下看着院子中那两个因激烈的战斗而肢体都已不齐全的肉体,微微一笑,随手在手帐上又勾画了一笔,就返回屋中为两人取药去了。

然后,就像之前的那19041次决斗一样,当永琳将大量治愈外伤的药物取来时,和藤原妹红一起住的那只白泽已经赶来了,她正小心翼翼把血肉模糊的藤原妹红扶(或者说搬?)起来,一边斥责着她,一边眼中流露出了掩饰不住的心疼。而藤原妹红虽然已经奄奄一息,却还在努力向上白泽慧音露出笑容,逞强地说着什么“我没事”。

永琳对此只是付以一笑,便走过去将妹红的那份药递给慧音。虽然已经有过很多次这样的决斗了,但慧音还是会有些战战兢兢地用没有扶着妹红的那只手接过药,并鞠躬道谢,似乎是觉得自己没有双手接过非常失礼。然后,慧音会在让妹红服过药后扶着妹红一小步一小步走出永远亭,但反正过不了多少天,那个藤原妹红还是会带着满身的火焰杀过来的吧。永琳低头看了看自己手帐上的时间记录,嗯,这次隔了31天过来,那根据规律,下次她估计就会隔28天过来了。

“永,永琳……”

听到躺在血泊中的辉夜呼唤自己的声音,永琳赶紧奔了过去。“公主,我在这里。”她将辉夜的上半身扶起靠着她,并不在意辉夜背上的血污沾染了她的衣袍。辉夜乖乖吃下永琳送至她嘴边的药,然后两人就这样相依无言。

“……永琳。”半晌,辉夜开口。

“怎么了,公主?”

“一只白泽的寿命大概是多久?”

“哦?公主这是在关心藤原妹红吗?”永琳笑道,“您这样,在下可是会有点嫉妒哦”

“啊啦,你真的嫉妒吗?”辉夜也笑了,“我只是突然在想,虽然过去的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慧音过来把妹红带走,可是……慧音和我们并不一样,总有一天她要死的,那到时候,谁来把妹红扶走,谁来给妹红疗伤呢?”

“公主既然这么放心不下妹红小姐,为什么不让她留在永远亭呢?”永琳垂下视线,轻轻抚摸着辉夜如缎的黑发,“这样她就不用离开永远亭,而我会负责给她疗伤的。”

“……算了吧。我可不想那家伙天天找我茬。”辉夜稍微动了一下,在永琳的怀里找了一个躺着更舒服的位置,“更何况永琳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真心的呢。这回是真的嫉妒了?”

“您就当是这样吧。”永琳重新笑了起来,“不过我并没有在嫉妒妹红小姐,这也是实话。”


永远亭里有着永远的时间,因而这里不需要真相和意义,无论是什么,在习惯里都会变得无关紧要,变得无聊。

“呐永琳——”

正在制药的永琳听到辉夜拖长了音调的呼唤,转过头来回了一句“嗯?”

窝在被炉里的辉夜姬把下巴搁在桌面上,手臂伸长举着一本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的书在看,眼皮耷拉下来一半,瀑布般的黑发散落一地,已经完全屈服于懒惰了。她继续用这种不紧不慢的语调说着:“我发现,十本恋爱小说中,有九本会出现我们要永远在一起这句话诶,可是明明地上人过几十年就要死掉这个事实他们再清楚不过了呢。”

“是啊,毕竟地上人只能看到这些短暂的快乐,”永琳把视线收回来,微笑地注视着自己正在捣弄的药材,“因此他们就会希望这种短暂的快乐延长延长再延长,但是他们不会知道,即使有一天有限被打破——”

“他们的快乐也不会被延长至无限,是吗?”辉夜把书放下来,歪过头笑着看向永琳,辉夜清楚地看到,永琳的手停顿了一下。

“——永琳,像我们这样的,应该就达到他们说的那种永远在一起了吧?”辉夜乘胜追击。

“是啊。”永琳放下手中的药材,转过身来面对着辉夜,“所以我有的时候在想,如果慧音小姐服下蓬莱之药,她和妹红小姐的关系会不会变得与现在不同呢?”

辉夜闭上眼睛:“永琳想的才不是这个吧。应该说恰恰相反,你难道不是在想如果我和你都是寿命有限之人,那我们的关系会不会与现在不同吗?”

辉夜再次睁开眼睛,此时她看到永琳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那样游刃有余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肃穆。“可是,公主——”永琳似乎想要辩解什么,最后却欲言又止。

“因为,你的这种不满和嫉妒,我这边也是有的啊。但是,事已至此,我们的时间,只能是永远的。”辉夜坐起来,微微仰起下巴看向永琳。

于是永琳再次笑了,微微欠身道:“在下明白了,我的公主殿下。”


今天的永远亭,依旧没有真相,也没有意义。

以后,也不会有。



The.end


最后一点碎碎念:

写文从头到尾打哑谜的小目标,也算是达成了第一步,我感觉自己虽然打哑谜但是大家应该也是明白我是什么意思的吧,毕竟我真的不擅长在文里绕弯子说话……

可能我写永远组以后都会是这个画风,怎么说呢,在我看来永琳就应该是一个在关键问题上打哑谜绕圈子的人,这是她的魅力(个人观点)也是她难写的地方。个人感觉永琳要是无比坦率啥都挂在嘴边和脸上,那就不是永琳了。

本来给自己立了个flag是在读完梦月抄以后3天之内写篇永远组,没想到刚刚下单还没发货,我就从别的视角写了一篇永远组出来(不瞒各位说,我写了个开头就搁置的永远组同人已经有3、4篇了)这篇虽然短小又绕圈子,但是个人对永远、竹林、不死的大概理解都写在里面了,希望有同好能认可我这种理解呀~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笔芯!


   
© 噗噗糖Silenxweet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9)